「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ugust 28, 2012

是誰嚷我不再沉默?

致《學民思潮》的同學們:
您們的《反洗腦教育行動》,包括參加絕食的三位同學,已經得到有良知的香港市民一致認同,完成絕食期限就不要再延長,這個政府不值得您們為牠們捱餓,自殘身體作出犧牲。

還是留下健康的體魄,準備其後更激烈的抗爭,也為以後的不公平不公正不公義事件繼續發聲、發力、發熱、發光!


寄望您們這一代的老餅 嗜悲 上
9 月1日 下午




是誰嚷我不再沉默?


主持人:So you said the silent majority support “National Education”.

吳克儉:I believe so .......





上面是 ATV 本港台(中文頻度)的新聞時段,引用 國際台(英文頻度)將在八月廿六日播出的《Newsline 時事縱橫》,主持人約了 教育局長吳克儉 面談,對於 《國民教育 National Education》的幾句往還,至於有沒有斷章取義呢?我還能夠沉得著氣!


碰巧我沒有收看這一集,嗜悲 便去到 ATV的網頁,找到八月廿六日播出的 Newsline 時事縱橫,再看了多幾次,聽埋前文後理,才下結論。各位有興趣可以點擊我做了的連結: 2012-08-26 Part 1 2012-08-26 Part 2


【亞洲電視】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不是政治任務,他相信香港的沉默大多數支持推行,現階段沒有打算推遲開展。

數萬人上月底遊行,反對政府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吳克儉接受國際台《時事縱橫》節目訪問時表示,贊成的人其實更多:「若你看看香港的學生數目,單是小學生便有四十萬名,加上家長數目更是過百萬,(即是你認為沉默大多數支持國民教育)我相信是。」

吳克儉表示,課程八成內容滲透入其他科目,政府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要是了解各界在三年開展期的意見,課程內容之後可能會調整,但押後推行的可能性很低:「我不會驚訝,這是有可能的但機會很細,即使有改變而需要多一點時間,但都只會是這兩至三年內發生,(你即是說不會延遲推行?」以目前的計劃,實在沒有打算或有跡象指我們應該推遲。」

吳克儉又指部分傳媒報道不全面:「我們很努力表達五個事實要點,很可惜某些傳媒只是報道當中一、兩點。」

吳克儉表示,從未收過任何人的指令要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這不是政治任務,這個科目也毋須改名。



早在 《729反國民教育大遊行》之前,在7月28日的新聞報導,吳克儉曾經說過:『推行政策不是考慮遊行人數多少。


【明報專訊】教育局長吳克儉說,推政策不是考慮遊行人數多少,而是達到政策目標,培養新一代對國家有承擔及責任感。

吳克儉今早出席無綫電視專訪節目,其後會見記者。他說,課程多元化、學校及教師有主權做資料搜集、老師亦各有自己的教學方法,這都能保障國民教育科不存在「洗腦」的可能。

他說,了解和深深感受到家長對「洗腦」的憂慮,但他保證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不會「洗腦」。

吳克儉又說,接受市民明日遊行,也不擔心,但促請大家要注意安全。

被問到如果明日有很多人遊行,會否撤回該科,吳克儉說,推行政策不是考慮遊行人數多少,而是希望達到政策目標,包括培養新一代對國家有承擔及責任感等。



結果組織遊行的團體說有九萬多人出來,反對當局強行推出為期三年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開展期,抗議政府不考慮暫時撤回,再重新廣泛諮詢全港。警察當局就說開始遊行時的維多利亞公園,只得三萬多人參加遊行,沒有計算未能逼入維園參加起步,而在維園外圍加入遊行的學生家長和市民。


吳局長克儉先生當時說過,推行政策不是考慮遊行人數多少,而是希望達到政策目標,包括培養新一代對國家有承擔及責任感等。一早說數字 doesn't matter,如今卻將沉默大多數,沒有參加遊行的市民數目,解讀成為支持推行《香港版中國模式國民教育》。


吳克儉:贊成的人其實更多,若你看看香港的學生數目,單是小學生便有四十萬名,加上家長數目更是過百萬。


若各位若有睱有看過 2012-8-26 Newsline 的 Part 1,吳局長玩弄數字玩得出神入化,可以一時這樣一時那樣,在同一的訪談時段,總之對他有利的數字就 Take,對他冇用數字就 Ignor! 能夠像我能夠沉得著氣繼續看完 Part 2 的有幾多人?


記得上屆政府把《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重選五位立法會議員後,政府將沒有投票的大多數選民,解讀成為支持修改《立法會出缺替補安排》,這種歪理被今屆政府延續下去 。。。。。。。將沒有出來參加《729反國民教育大遊行》的市民,解讀這沉默大多數沒出來遊行的市民,是支持推行《香港版中國模式國民教育》。


是誰嚷我不再沉默?是誰把沉默逼成不再沉默?是誰把溫和逼向激進?




後記:

週五朝早 梁振英、吳克儉、邱騰華 等出來見絕食學生,只得 梁振英 錄音機在播出一貫的官方說法。


【有線新聞】行政長官梁振英早上探望在政府總部外紮營的學民思潮成員,邀請他們加入開展國民教育委員會,又指政府不會硬推國民教育。學民思潮則指梁振英只是來做騷,拒絕跟他握手。

三名學生絕食一晚,梁振英早上七時許突然在政府總部走出來,跟學生對話。梁振英想握手,黃之峰兩次避開,整個對話過程,同場的教育局長吳克儉並無說過一句說話。

學民思潮成員繼續在政府總部聚集,在下午舉行音樂會,到場聲援的市民亦增加,包括有不滿政府推行國民教育的父母,帶同子女前來聲援,教協亦派代表聲援和慰問絕食學生。

本身是行政會議成員的開展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亦到場探望三名絕食的學生,但被批評是做騷。 (看片



希望三位《學民思潮》的同學完成絕食期限,就不要再延長了。這個政府不值得同學們為牠們捱餓作出自殘犧牲。還是留下健康的體魄,準備其後更激烈的抗爭,也為以後的不公平不公正不公義事件繼續發聲發力發熱發光!


後後記:

明報週六的一篇《社評:政府退一步 香港海闊天空》

折錄其中三段

【明報社評】。。。。。。政府仍然迴避 3個核心問題,不可能消除市民對國教科的滿腹疑慮。

首先,教育局資助出版的「洗腦」教材,仍然在學校流傳,是事實;教育局編寫過「洗腦」教材、教案,是事實;教育局制定盲目愛國準則的「愛國評核」問卷,是事實。這3個事實,使家長懷疑以至不信任教育局。事實上,教育局對這 3個事實,迄今未有令人滿意解釋,教育局在未能重建家長對它的信任情况下,強力推展國教科,使人更質疑國教科的動機和目的。

第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國民教育部分過於強調情意教育,例如「與國家根脈相連,休戚與共」、「孕育家國情懷」等,使人有「洗腦」之感;另外課程指引有關「評估」部分,多次提及「情感層面」的評估,並引用學生是否顯露「情感觸動」作為評估的例子,使人擔心學生為爭取分數而偽裝,或在不自覺情况下錯用情感。每一個科目的內容和教授都要符合課程指引,教育局按課程指引評審教科書、教材,也據之以監察學校是否按指引教授學生。因此,只要國教科課程指引有洗腦之嫌,國教科就有同樣的問題。

第三,教育局成立的「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畫地為牢,開宗明義為 3年開展期而設,教育界認為國教科不宜獨立成科、課程指引的「洗腦」內容,委員會都不討論。委員會之設,看到的只是操作程序,以拖待變,逐步使政府心目中的國教科全面推展落實而已,完全看不到政府有開誠布公、消除疑慮、解決問題的誠意。



但明報沒有指出,就《香港版中國模式國民教育》推行,民調只有 3%小學及 26%中學教師,對評估學生表現有信心;另外,近六成教師表示一般或無信心任教。前線教師欠缺信心,這令我擔憂,也引起我懷疑,教師與學校在選擇《香港版中國模式國民教育》教材,會否偏頗或是持平,與:教師升職前途,學校的評級考核,以致向教育局申請的津貼資助 等等掛鈎,有沒有產生觸發“蝴蝶效應“。


政府手握著教育撥款,不參與《香港版中國模式國民教育》的辦學團體、學校、校長、老師們,最終在前途錢途的壓力下屈服。學生為了將來前途錢途找到好工,擠出愛國的情懷,在接受評核時表現出對國家民族的強烈感情,摧毀香港的核心價值,到時 23條的重來會遠嗎?



陳日君 的話:


【明報專訊】教育局早前宣布撤回國民教育科3年開展期限制,並抽起國教科課程文件內有關「當代國情」和相關的「愛國」評估部分,但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出席一國民教育研討會時表示,國民教育科事件需要長期鬥爭,直言「我們是弱勢,政府是強勢」,認為政府正在分化香港人,市民要全力爭取保護下一代。

憂學校受利誘推科
教育局已向學校發出指引,不會收回已發出的53萬元國教科津貼,學校可把該筆款項靈活運用於任何德育及公民教育相關範疇上,不設使用期限。天主教區昨日舉辦有關國民教育的研討會,有市民擔心政府表面說不強推,學校有自主權,但實際上政府仍可利用不同行政手段控制學校如何使用該筆款項,擔心很多學校取得政府53萬元的資助後,或會為迎合政府而推行政府心中的國民教育,造成「洗腦」。

籲市民醒覺「人人要爭取」
陳日君於會上表示,認同這悲觀的想法,並指現時雖然政府已作出調整,但仍不可太樂觀。他形容,是次國民教育科事件是「全面戰爭」,香港市民漸被分化,揚言「人人都要爭取,市民無論喝茶、打麻將都要講這件事,要靠港人一個一個地去爭取,市民不可以休息,要醒覺,全力爭取保護下一代」。

陳日君認為,學習歷史非常重要:「法西斯主義、希特勒納粹、日本軍國主義的出現,全由國民教育開始,他們是被洗腦了。」部分與會的家長、教師均希望政府可真正撤回國民教育科,以免小孩被「洗腦」。

另外,陳日君亦擔心校本條例生效後,家長及教師可以加入校董會,辦學團體會失去主導學校運作的自主權,在國民教育科事件上,將來如果校長或家長為了學校利益而「投降」,推行國民教育,辦學團體都難以控制,「以前辦學團體較校董會大,現時辦學團體是有名無實,學校已不一定需要聽從辦學團體的指示」。





伸延閱覽:
Newsline Part 1 亞洲電視
Newsline Part 2 亞洲電視
吳克儉相信沉默大多數支持推行國民教育 亞洲電視
吳克儉說:推行政策不是考慮遊行人數多少 雅虎新聞網
梁振英探學民思潮成員被指做騷 有線新聞
政府退一步 香港海闊天空 新浪新聞網
陳日君稱撤科長期鬥爭 法西斯納粹由國教始 新浪新聞網



6 comments:

laulong said...

吳克儉,無料之人,搞乜都唔會成功!

chiseenjai said...

the silent majority support “National Education"?

come on!!!!!

今天先和朋友在FACEBOOK討論今屆選舉, 本人"咁大個仔都未試過今天咁認真對待今年選舉"?

香港已死, 我不知! 我只知道, 我們 "silent majority" 要發聲!!!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Silent majority by definition means the ppl have not stated their positions. There is no evidence to prove they support (or do not support) the govt.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正所謂有咁嘅 boss + 咁嘅 employee
笨拙的或自認是笨拙的 + 笨拙的或自認笨拙的,
會犯錯但最多是犯小錯因為他們小心行事,
最怕的是
自以為聰明的扮聰明的 + 自以為聰明的扮聰明的,
犯大錯的機會最大更多,而且絕對唔肯認錯!

the inner space said...

Jai兄:多謝回應,我剛寫完篇博時,都有即時上網,看看我區有邊個直選和那位超級區議會候選人!讀過他她們的政綱後,慘過冷水照頭淋,我的不再沉默慘被冰封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It is fair to say the silent majority may or may not support the government‘s policy! However,Mr. Eddie Ng twisting the fact and collecting all the merits by saying that the silent majority supporting his and the government‘s “moral and national education” policy triggered more op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