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January 18, 2009

從政者的胸襟

從政者的胸襟



本文寫于:零八年十二月十日,為何等到今天才登出嚟呢?末段會作解釋
(可直接跳到下面先讀完,再決定是否繼續)。


上週剛剛講完《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奧巴馬延攬了,初選時的對手 希拉莉克林頓女士 做他的候任 國務卿,要求布殊政府的國防部長 蓋茨留任。最新消息,奧巴馬連初在初選一早脫腳的 理察森,也延攬為商務部長。


曾講過美國總統職權範圍大,一個人的精力時間有限,沒有可能樣樣事,巨細無遺咁去處理,作為一個總統,是依靠一班信得過的部長們各施其職,而他個人就是統籌,和 fine tune 一吓,在那裡加啲潤滑劑,減少各部門之間的磨擦,令到整部機器依照他的大方向運作。


管理學還有兩個理論,一個是 Smart Boss + 一班平庸的手下,個個默默耕耘,切實執行 Boss下達的命令,咁樣個 Boss要身苦啲,要跟得緊啲,但一班容易駕馭的手下,可以比較安心啲。另一個理論是,Smart Boss 統領一班 Smart 的手下,Boss 要做好平衡,利用每一個手下的長處,為自己服務,駕馭的能力要高,更要小心會被 Smart 過你的手下取代。有人話前者祇宜守業者,後者就適合開拓業務者。


等不久就看到,時事評論員中大的蔡子強,在明報發表了以下一篇文章:

【明報專訊】候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委任了其頭號初選對手、紐約州參議員希拉里出任國務卿;及布殊政府的國防部長蓋茨留任原職。

如果只能帶一本書進白宮,你估奧巴馬會帶哪一本﹖

奧巴馬帶入白宮的一本書
答案當然不是《新君王論》,能令奧巴馬如此愛不釋手的,是一本由女史學家 Doris Kearns Goodwin花了10年時間撰寫,講述已故美國總統林肯當選後對政敵表現出之非凡胸襟、氣概和智慧的書——《Team of Rivals》(政敵團隊)。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林肯當年是爆冷贏出總統的,在共和黨黨內提名階段,林肯已經面對3位實力強橫的對手,包括頭號大熱門,原先無論聲勢和經驗(甚至能力)都勝他一籌,共和黨黨魁及資深紐約州參議員William Seward,以及俄亥俄州長Salmon Chase和密蘇里州資深眾議員Edward Bates。

4人之中,林肯從政經驗最淺,只是人人都看不起的「鄉下佬」,但結果卻令人盡跌眼鏡,難怪3人盡皆憤憤不平。正如作者Goodwin所說:「each of his celebrated rivals believed the wrong man had been chosen.」

但甫任總統的林肯,表現卻旋即令人刮目相看,他捐棄前嫌,邀請前述3位重量級人士入閣,由其頭號初選對手、資深參議員Seward出任國務卿,Chase當財政部長,及Bates任司法部長。至於書中另一位要角Edwin Stanton,則遲一步入閣,出任戰爭部長。這位仁兄與林肯的過節更甚,他與林肯同樣是律師出身,早年甚至交過手,卻看不起對方外形和表現鄉里,而譏諷對方為「long armed ape」(長臂猿),但林肯卻沒有因此而心存怨懟,反而賞識對方的才華和決斷力,找了他出任戰爭部長,組成了一個「政敵團隊」。

政敵團隊
後來《芝加哥論壇報》的記者訪問林肯,問他為何委任這麼多政敵入閣,尤其是前述3人時,他簡單直接的回答:「We needed the strongest men of the party in the Cabinet. We needed to hold our own people together. I had looked the party over and concluded that these were the very strongest men. Then I had no right to deprive the country of their services.」

《Team of Rivals》這本書要講的故事,就是林肯如何以過人的胸襟、識見和EQ,把這群原初桀騖不馴,「誰也不服誰」的對手統統請入內閣,並賦以重任,再運籌帷幄,讓所有人盡皆發揮所長,結果幫國家渡過立國以來最大的一場危機。

正如作者所說:「這是一個需要非凡的勇氣和自信的決定,林肯這些著名的對手顯然都認為他是錯誤之人選。一個較缺乏自信的人會以支持者包圍於身邊,因為他們不會質疑自己的權威。」

林肯vs.奧巴馬 Seward vs.希拉里
湊巧的是,當年經驗尚淺的伊利諾州國會議員林肯,找了初選的頭號對手、政壇老手、紐約州參議員 Seward當國務卿;如今經驗一樣的淺之另一位伊利諾州國會議員奧巴馬,也一樣找了初選的頭號對手、政壇老手、紐約州參議員希拉里當國務卿。歷史可謂出奇的巧合。Goodwin在接受訪問時,也說兩人驚人的相似。

事實上,奧巴馬也真的十分喜歡林肯,常常把他掛在口邊,這並不純粹是因為兩人出身相似,也不單是因為林肯曾解放黑奴,而也因為奧巴馬喜歡林肯包容的政治風格。

在競選期間,奧巴馬曾向傳媒推介過《Team of Rivals》這本書,並說他常常思考,究竟應如何帶領國家渡過今次的危機﹖答案就是採納書中所紀述,林肯的治國風格和用人之道,就是讓有能者居之。

他說:「The lesson is to not let your ego or grudges get in the way of hiring absolutely the best people」;又說:「I don't want to have people who just agree with me, I want people who are continually pushing me out of my comfort zone.」

Seward後來成了林肯政府中最親密的摰友,至於希拉里又如何,究竟是「與敵同眠」,還是「與敵同籌」呢﹖這便要看奧巴馬自己的識見和修養了。

重組行政會議應有新思維
原本外間以為,9月立法選舉後,曾蔭權便會重組行政會議,並公布新成員名單。但現時已經接近年尾,還是只聞樓梯響。各種傳聞遂不脛而走,例如近日某周刊便說曾蔭權想委任泛民中人進入行會,擴闊自己的決策基礎,但卻遭北京從中阻撓,一波三折。

是耶非耶,外人無從得知。但林肯和奧巴馬(以至羅斯福和邱吉爾等)的故事告知我們,如果有胸襟、有識見、有EQ和有政治技巧,在重大危機時,把政敵引入自己的團隊之中,尋求大和解,以及用人唯才,才是國家的福祉所在。

林肯和奧巴馬講的是被稱為「華府第一部長」的國務卿,如今香港講的只是區區一個行政會議席位,如果連這樣的胸襟也沒有(對曾蔭權而言),又或者空間都不給予香港(對北京而言),我們的政治是否也太窩囊呢﹖。


我的舊文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pointed out 管理學上的兩個理論,作為主管 Boss 應選擇平庸的 subordinates?還是挑選能力強的手下呢?


而我另一篇網誌『民主的兩個例子』,指出加拿大的國會,是容許、容納、容忍,具魁北克獨立主義的『魁人政團』候選人,透過選舉加入國會。


在加拿大國會內:統一派、魁獨派,兼容!但世界上有很多國家,分裂國家的分離主義份子,一早已經被監禁起來,或者已經判以死刑。


最近加拿大兩個小數派與魁獨派結盟,試圖利用不信任投票,將執政黨趕下臺,取而代之。面對這嚴峻的局面,加拿大沒有作出對魁獨份子的誅殺。現任總理只是指責兩個政黨,但沒有要踢魁人政團的議員出國會,輿論也沒有要烹走魁人政團,要打要殺。


從政者若懷自信,夠信心,有胸襟,是可以讓 rivalries 都納入自己團隊中,成為手下的一員,利用每一個手下的長處,為自己服務,但這樣的話,需要較高駕馭的能力。


若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縱有寬闊巨大胸襟,讓 rivalries 加入自己團隊中,成為手下的一員,就十分危險。還是低低地,找一班平庸的手下,個個默默耕耘,切實執行下達的命令,咁樣雖然要身苦啲,要跟得緊啲,但一班容易駕馭的手下,可以比較安心啲。


在加拿大的事件中,在國會內:統一派、魁獨派,兼容。保守黨、自由黨、新民主黨,都是主張統一的政黨,縱有魁人政團的議員在國會中,統一派具有信心容納魁獨派存在,這是體驗民主精神。


還有四十天,奧巴馬就宣誓就職,成為沒有第一位黑皮膚的總統,究竟祇做了兩年華府參議員的 奧巴馬,在未來四年點去協調一班資歷比他深的閣員,會攪出咩樣呢?至于加拿大倒閣信任投票事件,因總督的介入,把國會休會至明年一月二十六日,到時會點呢?拭目以待!


我們香港是實行行政主導的體制,立法會中有直選有間選的議員,但 行政會議的成員,是由首席行政長官提名,北京首肯才委任的 。。。。
。。。下刪百五字


政改談來談去,都是講 2012、2017,特首和立法會要由普選選出,點解冇人提吓,連行政會議成員都要普選呢?。。。。。下刪二百字


喺唔喺『基本法』裡面,是沒有普選行政會議的條款呢?噢! 。。。
。。。下刪五十字


若需要改『基本法』,大鑊囉!要去到『人大』,咁就講多無謂,食多會滯。


登出前的補充:
上文等了成個多月才登出,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在今天回顧當時寫文心情、心境、心思,和現在有沒有兩樣。


美國方面,奧巴馬將要正式宣誓成為美國總統,他的團隊還需要參眾兩院的確認,暫時只有一個 理察森,因為牽涉官司提早下馬,辭任商務部長。而另一位 蓋特納則被揭欠繳稅款,及雇用非法勞工,不過他不打算辭任財政部長。 Anyway 新上任的都會有一個蜜月期,長短就冇人知嘞。


加拿大的國會在一月廿六日復會前,但因為有份倡導三個在野黨,一齊拉倒哈帕政府的自由黨迪安,畀自由黨內的人提前逼退,改為葉禮庭接任黨魁,咁自由黨就有更多轉身嘅位嘞。


香港方面,中央給了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先生尚方寶劍,讓廣東速進粵港合作,要知到寶劍不是交給香港曾特首蔭權先生。 汪書記是廣東省的黨委書記抓政治,并帶第十七屆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名涵等等,不是僅是一個地方小官員,黃華華省長才管行政負責執行。北京放權畀廣東,攪活粵港經濟,但有關政治還是緊緊抓著,尚方寶劍在第十七屆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汪洋手上。


最後一刻登出前,曾特首以要集中處理香港面對的衰退危機,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中,宣佈把政制諮詢押後至年底,強調無改變普選承諾,重申處理普選要按步就班。特區政府更反駁人權觀察報指責。


所以我的決定就是:下刪百五字。。。下刪二百字。。。下刪五十字!


p.s. 連自己重讀都覺得幾噚氣,不過那時是我真情流露,很有感覺時寫下的,顧不刪掉太多,只把太具爭議性的的四百字刪去,原文我自己經已另外存檔。若有朋友真喺忍受到讀完至此,小弟銘感于心 Orz!Space 頓首!

後記:09-01-20 曾蔭權委任五位新行會成員
行政長官曾蔭權宣布委任胡紅玉、劉皇發、劉遵義、楊敏德和葉維義,為新任行政會議成員,委任明日起生效。獲委任的胡紅玉,是前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劉皇發是現任鄉議局主席;劉遵義是中文大學校長;葉維義是新昌營造的前主席,而楊敏德是溢達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



伸延閱覽:
林肯啟示錄~Team of Rivals 政敵團隊(明報論壇~蔡子強)
奧巴馬就職典禮最新日程表出爐
面對嚴峻經濟困境曾蔭權未能提出任何應對方案
曾蔭權答非所問無新意欠承擔
經濟前景縱使未明朗 金融海嘯的後遺症仍在發酵
特區政府反駁人權觀察報
曾蔭權指押後政制發展公眾諮詢
政制諮詢押後至年底
曾蔭權指無改變普選承諾
特首指處理普選要按步就班
特首委任5名行會新成員
五名新行會成員履歷


我的舊文:
民主的兩個例子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4 comments:

imak said...

曾特首究竟是 smart boss + 一班平庸手下?或是一個smart 下屬(其實曾特首做財爺果陣好似二醒過依家好多) 跟著個stupid boss?!?

the inner space said...

咁夜呀 Imak 姐,
Smart Boss + Smart Employee = Profit
Smart Boss + Dumb Employee = Production
Dumb Boss + Smart Employee = Promotion
Dumb Boss + Dumb Employee = Overtime

Pretended smart boss + Pretended smart employees = HK SAR Government


笨拙的或自認是笨拙的 加 笨拙的或自認笨拙的
會犯錯但最多是犯小錯因為他們小心行事,
最怕的是
自以為聰明的扮聰明的 + 自以為聰明的扮聰明的,
犯大錯的機會最大更多,而且絕對唔肯認錯!

剛剛睇完DVD,見到你咁捧場,先謝過了!答埋你先上床睡覺,好了,明天再續。

早抖!space

Hyacinthus said...

謝謝下刪百五字。。。再下刪二百字。。。又再下刪五十字!哈哈哈哈 ...

今時今日,什麼經驗模型理論都不管用,也許因為沒有往蹟可言,這令奧巴馬身處零負擔, 更可放心大搞特搞, 我對他的表現有相當期望, 也希望他能為自己走出一段輝煌的總統路!

另,我們的曾特首真的不值一提,死蠢一個 :(

the inner space said...

風子:
歡迎光臨留言,奧巴馬成名就是在上次2004年,為 John Kerry 在民主黨大會中演說,就是以“The Audacity of Hope" 為題。

In the end, that's what this election is about. Do we participate in a politics of cynicism or a politics of hope? John Kerry calls on us to hope. John Edwards calls on us to hope. I'm not talking about blind optimism here -- the almost willful ignorance that thinks unemployment will go away if we just don't talk about it, or the health care crisis will solve itself if we just ignore it.

No, I'm talking about something more substantial. It's the hope of slaves sitting around a fire singing freedom songs; the hope of immigrants setting out for distant shores; the hope of a young naval lieutenant bravely patrolling the Mekong Delta; the hope of a millworker's son who dares to defy the odds; the hope of a skinny kid with a funny name who believes that America has a place for him, too.

Hope in the face of difficulty. Hope in the face of uncertainty. The audacity of hope!

之後出版咗本同名的書:The Audacity of Hope" 副題是:Thoughts on Reclaiming the American Dream,

The audacity of hope:Thoughts on Reclaiming the American Dream 就是 奧巴馬 sell 給美國民眾的賣點。

Well,蔡子強的書 新君王論II,有一章說 Chris Patten 彭定康當年給曾蔭權的評價是:talkative,查 The Pilgrim's Progress by John Bunyan 書裡面有一個人物就是 talkative 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