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ne 04, 2008

二零零八年 的『六四』

二零零八年 的『六四』



...「六四事件」前,《文匯報》的社論開天窗,只刊出「痛心疾首」 四個大字。李子誦先生當年主理的文匯報開了天窗﹐今天我東施效顰﹐Imitation is the sincerest form of Flattery﹐模仿就是最由衷的擦鞋!
......................................開了天窗................................開了天窗
......................................開了天窗................................開了天窗
......................................開了天窗................................開了天窗!


十九年了﹐還是一句 。。。。。。。。。。。。。「無語問蒼天!」



今年 2008年是北京奧運會年,八月八日就會在北京 hosting 個 event,邀請全世界的精英運動員參加,歡迎遊客到來北京來作客。


今天是六月四日,即 2008年過了五個月另三日,已經發生了:


年初的百年不遇『大雪暴』,整個華中受災,準備回鄉渡歲的民工,被風雪阻行不得,連累百萬民工滯留廣東,廣州火車站,變成另一個災區,但在眾志成城下,總算挺過去。


三月的『西藏動亂』,畀『達賴集團』,攪成煽動列國,杯葛北京奧運的借口,加上外國傳媒歪曲報道,實在令人氣憤。海內外同胞,紛紛站出來,共同指出『事實真相』,更增強了『中華民族』的大團結。


四月份的『奧運聖火~境外接力傳送』,倫敦和巴黎站的波折,把『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推上高峰,國內同胞在多個城市的『家樂福』示威抗議,慶幸沒有攪出事件,給別有用心者口實,去攻擊中國。


剛平靜下來,卻在五一二,發生『四川汶川八級大地震』,六十多歲的溫總,不遲勞苦,遠赴四川災區指揮救災,至今近七萬人死亡,傷者無數。 中國開放傳媒採訪,增加透明度,不但得到海外朋友幫助救災,還贏到西方傳媒一致稱許。海內外中國人,再一次發揮力量,中港臺捐款籌款抗災,海外僑胞加入賑災。 中國在動員救災的行動,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腦力,顯示中國是在改進中。


到了六月,我們雖然一方面『忙於救災』,也準備好『迎接奧運』,但並沒有忘記,亦不會忘記『紀念六四』! 這是十九年來,最特別的
『六四』,中國的歷史是由,人民的血寫成的,中國的土地是由,人民的肉混成的,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倒下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
血染的風采 . . . . . . . . . . .


最後祝愿:2008年下半年平穩渡過,今後 國運昌盛!



我的舊文:
2007年6月4日《十八年了!》


8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淨係記得無用,
一定要LEARNING from mistake!

不過好似無學到多少,
啲人淨係叫奧運年唔好搞六四遊行喳! =(

the inner space said...

逢喺 宗教 政治 的取向,我都不會強加於別人,
但求憑個人良知去做,心安理得就可以了。

紀念六四是我私人去紀念,我沒有咁偉大,去企圖改變別人的想法做法作法。

至於有冇需要從錯誤中學習,這點值得商確,究竟有冇錯誤呢?是單方面的?還是雙方面的? 更可能是多方面的。

新鮮人 said...

人都恐咗囉,
紀念有乜用,
如果佢哋嘅死對中國發展有幫助嘅,
就叫做有價值,
如果無嘅就係枉死,
我個人實際性強,
無謂嘢做黎都無用!

無論邊個錯都好,
總之係錯,
有錯就要學習,
唔洗"商確",
我唔講面門說話,
六四當年係一場災難,
也表現出中國人的劣根性,
到今時今日,
不少人的思維都無乜大改,
完全無學習到多少,
嘥氣!
心灰意冷!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曾經在小朱姐處寫過以下文字
當時是恭賀米搞的初生女嬰
發覺可以回應你的concern

◆係 米爸個面
個個 哥哥姐姐 uncle auntie
興高彩烈唔好掃佢地慶!

米B女,歡迎安全抵埗,米媽也平安渡過。

米B女,叔叔祇是想話你聽, 呢個花花世界,
雖然多姿多彩,但隱藏着很多不公平,不公義,
不平等嘅事情。

你會很憤怒,你會很哀傷,你會很沮喪。你想改變它,
但是個人的力量,只是杯水車薪,覺得很無助。

你會問點解爸媽,還要帶你來這個世界,點解啲大人
還要生育下一代。 這是因為,我們還有『希望』!

我們這一代做不到的,做不完的,做不成的,
希望經過你們這一代,一代一代相傳下去,
薪火相傳,每一代人,都盡力去改進一些。

一代不到,兩代不成,三代不完 。。。。就一代
一代去改善改進,那怕七代八代九代十代之後,只要
精神不滅,總有一天,會達到,會得到,會成就,
『一個理想的烏托邦』!


祝你身體健康

Uncle Space 字 ◇

"感恩 080308"

新鮮人 said...

我想嘅問題唔係咁簡單,
愚公可以移山,
就是山再高都有移開的一天,
但當愚根本唔覺得座山有問題時,
他又點會去移呢?

你看看今日不少內地青年對六四嘅看法,
大致有幾個重點:
六四是外國勢力想推翻中央
港人六四支持,不想回歸,
六四學生持住據守廣場不離少,所以做成了震壓,
奧運當前,紀念六四的活動不要再搞下去,
六四是避不了的........

以上是我近年所見的內地青年的意見,
他們不代青全部中國人,
但作為中將來的中流底柱,
他們所想就正是中國將來的路向,
有這樣一班的青年思潮,
中國再過千萬年都改不少!
開放是開放了,
但思想邏輯從無改變過,
唔好期望可以愚公移山,
班愚公根本睇唔見個問題,
反而話我哋多事搞嘢呀!

民主係中國?????
哈哈哈哈~~~~~~~~
等多一百年有無!!!

ps:老實講,我以前都好似你咁諗,
諗住時間是可以改一切,
但近年所見,根本唔係嗰回事,
內地無人想要"真正民主",
有啲只要盲目愛國排外的白痴"愛國主義"!!!!!
一塌糊塗!

新鮮人 said...

江山易改,
品性難移,
中國人根本無"民主"慧根,
再過一百代都是如此,
咪奢想了!
況且佢哋都唔係要哩啲嘢,
無謂迫人哋要吖!

你唔見啲內哋人點鬧司徒華搞事咩?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又話要『靜默』嘅,咁快忍唔著出聲哪?
唔好意思,暫時在網上睇實 NBA 總決賽。

東岸冠軍 波士頓 塞爾特人

西岸冠軍 洛杉磯 湖人

的第一場在波士頓的比賽

E+剛剛第二節開始

BOS 27 - 23 LA

第一節完時

BOS 23 - 21 LA

minute to minute Score board

今晚至睇你的回應,如需要作答都等埋今晚!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唔好意思,昨晚掛著睇網球,冇上網。

孫中山先生是在香港學醫,在港開始思考,萌芽革命救國,在國內外宣傳革命思想。

要改變中國的民主進程,可能也是靠一批『海歸派』,續少續少,播下種子。

英國、美國、法國的民主,都不是一蹴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