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ne 15, 2016

zrO \__/ Onz

zrO \__/ Onz



跑馬地 的 鄧麗君


已故的 鄧麗君 一直流傳著有個傳說:「鄧麗君從未踏足中國大陸,更於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她更多次公開表明,大陸沒有民主自由之前,她不會到大陸去。」


2013年 鄧麗君 逝世 18週年 的一段新聞片段

包含了 1989年 5月 28日 在跑馬地 鄧麗君 唱歌: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 (想聽:點擊這裡


藝人要到中國內地賺人民幣,有句:「吃中國飯便不要砸中國鍋」,這句格言 。。。。。須要遵守!!! 國家 state 也要遵守嗎???跨國大公司 會怎麼做???


早些時候 中國外交部長 訪問 加拿大




王部長 毅先生 在 加拿大 的記者會中




楓葉國的外交部長 Dion 沒有即場回應 等了幾天 總理 小杜魯多 親自回應




不竟要賣 commodities 土產礦物,窮國寡民的 楓葉國 忍辱負重,只能小小動作聊勝於無。卻過了不夠幾天又發生了, 法國化妝品牌 單方面宣布,與 雨傘歌手 解除合作,因為 “安全因素 possible safety reasons“ 喎 。。。。。


【環球時報】香港艺人何韵诗近日又成了新闻人物。上周有中国内地网友发现,美国漱口水知名品牌李施德林拍的一段视频广告请了这位在内地颇不受欢迎的香港艺人代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何韵诗本人上周在社交网站上晒法国化妆品知名品牌兰蔻邀请她参加一个香港小型音乐会,由此内地网友对兰蔻大为不满,呼吁抵制这家化妆品的大品牌,一些人生气地表示:以后再也不用兰蔻了。

何韵诗是2014年香港 “占中” 的积极分子,她当时的表现在香港艺人中是最突出的之一。内地网友在那之后开始了对她的自发抵制,她的回应亦很激烈,进一步刺激了内地公众。就在上个月,何韵诗在脸谱上晒出她与达赖的合照,表示自己 “瞬间被(达赖)驯服”。她与内地舆论的对立越来越深。

兰蔻是世界一线品牌,它的反应比李施德林更快些也更专业。兰蔻从 4日开始连续出面澄清,表示何韵诗不是兰蔻的代言人,她只是小型音乐会的歌手之一等,并向公众致歉。最后兰蔻表示因为 “安全原因” 取消这场音乐会,真正的原因公众当然心领神会。

香港一些人士反过来抨击兰蔻向内地 “卑躬屈膝”,同时表示抵制兰蔻及其母公司欧莱雅的各款产品。一个何韵诗似乎搞得兰蔻 “里外不是人”。

然而兰蔻显然更倾向于照顾内地公众的情绪,原因是再简单不过的:内地的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兰蔻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在商言商既是它的本分,也是它在复杂环境下必须拥有的智慧。没有一家大公司愿意主动掺和政治,那样做的高风险已被以往的无数案例验证。

艺人通常也以远离政治争议为座右铭,越成功、大牌的艺人越会注意不在这方面越线。但是世界上总有少数艺人喜欢去政治的风口浪尖展示自己,他们大多才艺平平,其中不乏有人想通过政治上出风头实现标新立异的突破。

何韵诗跳得如此高,在香港支持“占中”的人当中得了分,一些人捧她为“良心艺人”,也愿意支持她的事业发展。然而有得就有失,何韵诗原本在内地就算不上很旺的人气断崖式崩溃,她成了内地网民定义为 “港独艺人” 或 “台独艺人” 并加以打击的最突出靶子之一。

这种打击完全是内地民间的自发行为,它的性质一如兰蔻取消 “何韵诗音乐会” 后,一些香港人所呼吁的对兰蔻的抵制。此外香港还有人抵制公开表达爱国的成龙等艺人。内地互联网上如今经常出舆论事件,何韵诗因自己激烈的政治姿态被网民们锁定几乎无可避免,大概她自己早有思想准备,或许还经过了利益得失的计算。

何韵诗一点不冤枉,倒是兰蔻的香港公关糊里糊涂把自己公司拉进了旋涡,直到在内地互联网上激起轩然大波才恍然大悟。兰蔻至少比何韵诗 “倒霉” 得多。

围绕何韵诗的这些事件表明,中国内地公众意识到了自己已是有广泛影响的市场力量,他们今后会对 “吃中国饭砸中国锅” 的境外艺人和各种力量越来越不客气。其实不仅中国人这样,全世界各国各地的民众也都会对冒犯自己的人和组织进行力所能及的惩罚。

互联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信息透明,这要求明星们不能同时有几个面孔,针对敏感政治问题左右逢源,长袖善舞。想参与中国内地的市场并从中获益,就别做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事,在境内境外都如此。这个道理堪称是“普世的”。








【環球時報】香港的 “占中” 早就收场了,但 “占中” 歌手何韵诗的新闻热度重来,一会儿是被法国化妆品公司兰蔻(Lancome)取消代言,一会儿被香港企业 “永久录用”,一会儿又被 “永久录用” 的东家 “切割” 了;网友们这一“圈”挺歌手 “被打压” 了,那一圈 “切割” 尚不能解心头之恨 。。。。信息有点乱,意见很多元,关键词倒是很永恒:政治与金钱。

先说政治,既然政治是众人之事,那么,政治言行就会伤害到众人,伤害人了就要付出代价,不能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而且还要到我家来谋利得名。普通人如是,艺人如是,有权的有名的都如是,这一点,作为21世纪的文明人都认同吧?

至于伤害没伤害,一般伤害者说了不算,否则杀人都有理由,要看被伤害者的感同身受。挺歌手的人说歌者 “不独”,只是自由表达意见,这没说服我,看看网上民意汹汹,看来也没服众。因为当事人没有面对争议自己出来声明,除了挺 “占中”,捧达赖,也没看出来她的意见是什么。

但 “占中” 及其鼓动者对内地人友善吗?连瞎子都看见了;达赖对中国友善吗?全世界都看见了,尚不论伤害主权、分裂领土这层涉及 13亿人的核心利益,就从人情层面上来说,你三番五次去支持伤害我的人和事,总不能让我欢天喜地吧?你可以 “自由表达意见”,我也可以自由表达讨厌吧?(这里友情提示:讨厌也不能侮辱)就是不欢迎你,也稍带不买账雇佣你的老板的账!行吧?

“自由表达” 在 21世纪是件理直气壮的事,尤其涉及政治,你不满意我我就可以回击你不 “政治迫害”,而“政治迫害” 是件很 LOW 的事,“被迫害”了就占据了道德高地。可除了口号与煽情,还真没听到涉事歌手表达的观点是什么,没有观点,“自由表达” 就是 “自我表现”,表现不好就要承担后果。 如果失去工作机会、荷包缩水,但好女做事好女当,打掉牙和血吞,我会赞一个;如果再到处喊冤,东拉西扯别人不坚持真理,那我就摇头撇嘴了。

再说金钱,企业以赢利为目标,这一点,21世纪的文明人也认同吧?歌手在外国的媒体上指责弃用她的公司 “一个好的商业决定不一定是个对的决定”,又在网络发文暗讽 “切割” 她的老板借助 “道德责任” 成功获取了 “营利追求”,大家怎么看?我只看到,自己有 “表达” 的自由,别人却没有做 “好的决定” 的权利;自己有 “道德”,别人是铜臭,这本身离 “自由” 远矣。不懂得所喊口号的真意,行为背道,这是无知呢?矫情呢?虚伪呢?反正以我的见识,没好话。

政治,反对可以有,而且可以表达,可以坚持,但绝不因为反对就是当然的英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 “言论自由” 下明言 “得受某些限制”。当港台艺人说 “大陆人上厕所不关门”、“就应该又来挣人民币又来(此处省略一字 ——笔者注)你妈” 时,是伤害了别人的感情与名誉,还死不道歉,这不打算付代价?

金钱,要尊重规则,企业找代言、签约工作合同,当然要考虑市场号召力,套用一句港片台词:“当我做慈善的?” 想挣这份钱,谨言慎行、保持形象是职业道德,否则别指责别人 “不道德”;饿死事小,“表达” 事大,另当别论;就是千万别又要玩自由、出风头,惹毛了买家还非得强卖,挣不到这份钱就是 “被打压”。 这样的傲娇无人喝彩,这样的喊冤无人买账!(文/终年无休)



鄧麗君 生前,她的歌聲傳遍 神州大地,但相信都是翻版再翻版,鄧麗君 有沒有分到賣唱片 CD cassettes 卡式 錄音帶 的版稅呢? 相信有都不會多吧!!!死後,就更不是入她的口袋矣。


鄧麗君 1995年 5月 8日逝世,超過 二十年間的時光,若她活到今時這 ”廿多年“ 間,她會不會為了賺 花轆轆的人民幣,甚至只是想親身會會內地歌迷,而改變她多年前的初衷呢?


幸而 鄧麗君 早逝,為了大陸的貧困地區歌迷有需要,和會不會曲身返內地演出,不用多說富有的內地人當然,早就可以出國看 鄧麗君 的表演,但愛護普通平民歌迷們的 鄧麗君,她沒需要作出嚴峻抉擇 。。。。。!!!


永遠的 鄧麗君






伸延閱覽:
鄧麗君 維基百科
1989年 5月 27日 鄧麗君 在香港跑馬地 唱: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 ntdtv.com
蘭蔻取消何韻詩演唱 BBC 中文網
社评:兰蔻因“占中艺人”受牵连,谁之过 環球網
“占中”歌手冤吗? 環球網




我的舊文:
懷念 鄧麗君
鄧麗君 梅花
新年懷舊:聽鄧麗君 看甜蜜蜜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