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April 27, 2016

憑弔明報

憑弔明報
(附 四月廿四日 明報 星期日生活 相片 及 網上截圖)




先為搖滾兼騷靈歌手 Prince 瘁死 哀悼!但今次卻不會是哀悼 明報,而是 憑弔 明報!要哀悼 是 哀悼 剛剛死去不久,已逝去的再經過很久後,偶然見到遺跡遂 憑弔 一番焉!!!


過去一週,Miss CY LEUNG(剛巧也是 CY) 機場禁區行屢門 被港人逐漸淡忘之際,週二深夜爆出 明報執行總編輯 姜國元,被從馬來西亞空降 香港 當總編輯的 鍾天祥,在接近午夜零晨時份解僱,比起 週四午間 立法會 再次流會,引發起更多的評論文章。


明報集團: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 經營困難須節流

【明報專訊】在《明報》前後工作約 17年的執行總編輯姜國元(筆名安裕)昨凌晨零時許,突然接到總編輯鍾天祥的解僱信,即時生效,理由是節省成本。

明報職工協會對姜國元被粗暴解僱表示極度憤怒及不滿,表示編採人員對編輯部管理層接二連三突然被換走感極大憂慮,質疑公司以減資源為由懲罰不同意見者,促請收回相關決定。明報集團昨發聲明,指報業經營困難,裁減人手實非得已。管理層指解僱姜國元是由總編輯鍾天祥決定,他昨午向員工表示,明報要節流,裁員三大原則包括裁薪高者,但不少員工都不接受其解釋,逾百人昨晚參與工會表態行動,在報館樓下外牆貼上「不明不白」標語。

前執總﹕嚴重低估讀者員工智商
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 2014年初突被撤換,鍾天祥在員工反對聲中接任總編輯。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馮成章昨公開披露,2012年起,編輯部接連出現高層人事變動,最先是張健波被強行調離總編輯崗位,改由劉進圖出任。如今姜國元被裁,馮成章表示感震驚及難過,讚揚姜是明報的健筆、中流砥柱及日常操作的靈魂人物,裁掉他是嚴重低估了明報讀者及員工的智商,這粗暴人事管理跟 21世紀的港情太脫節,盼管理層撫心自問人事管理是否出現了巨大問題。前總編輯張健波至截稿前未回覆查詢。

明報集團﹕編採方針不變
明報集團昨發聲明:「報業經營環境困難,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鍾天祥﹕裁表現差新入職最高薪
前年 3月加入明報、去年 1月接任總編輯的鍾天祥昨午約 4時半向逾百編輯部員工交代,表示香港報業進入寒冬,很多報紙面對極大挑戰,明報亦走上同一道路。他指出,公司須節流,目標為 8%,而解僱姜國元是其中一個配套(管理層則指最新目標應為 5%,見另稿)。被多次追問解僱姜國元原因及是否其決定,鍾天祥沒正面回應,重複裁員的三個準則:第一是裁減表現不好的員工;第二是新來員工先走,但非每一個新來的都要他們非走不可;第三則是薪金最高的員工。「拿最高薪水的人,編輯部裏頭,就兩個,一個我,一個就是我的最得力的助手姜國元先生。」

被問自己不走 鍾﹕老闆叫我會走
有員工問:「你係姜生上司,點解唔係你走而係姜生走?」鍾天祥回答:「如你是老闆,我聽你的,可惜你不是。」他強調自己到任「完全合法」,「是老闆叫我來的,所以我聽老闆的,我告訴你,我隨時準備會走,如果老闆叫我走,我走。 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報館的負責人,必須有這個擔當。不管你對他愛和恨……(你決定犧牲下屬嚟保留自己嘅高薪?)不是,我告訴你們,接着下來公司會有其他措施,我還不知道,現只是第一波,我非常希望大家好好努力,把明報做下去」。鍾天祥以不想影響 5時的編採會議為由,與員工會見約半小時便離開,但他昨沒出席該編採會。

明報職工協會昨傍晚召開員工大會,不少員工都表態不接受上述解釋,有員工表示,姜國元對明報的貢獻及意義不止 5%,但他所收人工絕不會佔開支 5%,對他被即時解僱,反問「他對公司有何威脅?」

工會質疑誇大節流目標
職工協會於晚上 7時多,安排員工到報館樓下外牆,貼上多個「不明不白」標語表態。職工協會主席曾錦雯昨晚表示,回歸後經歷過數次經濟起落,從未發生過如此突然解僱省開支,該會將要求管理層交代,繼續蒐集員工意見以決定下一步行動。該會昨中午先發聲明指「執總深夜被炒 不明不白」表達憤怒,昨晚再發聲明,質疑鍾天祥誇大節省開支目標,並迴避回答今次是否其個人決定,甚至一度避走。



上文「拿最高薪水的人,編輯部裏頭,就兩個,一個我(鍾天祥自稱),一個就是我的最得力的助手姜國元先生。」明報需要節流,薪金最高的員工,便二揀一!!!





柒會聯合聲明:




記得兩年多前的一月份 嗜悲 舊文:誰早知會有今天,曾經寫下:

「Yes, 嗜悲 總會到一天覺得,感到這種事件是平常不過,再不會擺上網誌做個記錄,見證香港核心價值的凋零!」


因此,嗜悲 早已經當 明報 certified 證實死亡,所以今回 只是對 明報 這個牌匾 作出 憑弔 而矣,並且作為一些記錄,再沒有多話想說。

明報 舊牌匾




此外,嗜悲 還有紀錄了當年兩位評論員的文章


區家麟:明報啟示錄:你認真 會受到懲罰
2014年 1月 9日

本人是《明報》訂戶兼長期讀者,今時今日,如果你在地鐵上竟然看見一個儍佬,拿著一份印刷版明報,阻你上落,佔你空間,那大概應該是我。我的背囊裡,有即日明報、有昨天的副刊、前天的評論、通常還有上周未讀完的《星期日生活》,無疑,中毒甚深。

我不如呂秉權,能想像對《明報》有體溫交流,肌膚之親,連剪報也捨不得。我家《明報》,用途廣泛,吃飯時用明報鋪枱、窗花漏水時用明報擋雨、用明報來包菜放進冰箱保鮮、也用明報包藥渣丟到後樓梯垃圾筒。我也不如陳曉蕾之討厭《明報》,可能作為一個讀者,距離有點遠,我看到的,是它美好的一面。

《明報》的掙扎,折射香港沉淪的悲鳴。抱持理想、敢說真話、堅守原則的人,在這片土地,會受到懲罰。香港,似乎再容不下一個安靜的編輯室,讓記者們安心做好自己的工作。

有些人說,《明報》早遭河蟹。作為一個長期讀者,我察覺社評有時人格分裂、評論有時陰陽怪氣,但《明報》的新聞與調查報道,無疑是全港報章中,最有閱讀價值,角度尖銳,立足事實,有節有理,敢於挑戰權貴,觸動關節點。今時今日,記者做調查報道,是高難度動作,既需人手資源時間、個人拼勁與團隊支持,更需要老闆祝福,最少也要採主們勇敢地隻眼開隻眼閉。很多報章,早已倚傍高牆,他們的「獨家消息」,主要為政府放風,做權貴代言人;他們的「調查報道」,刀鋒更多是對準弱勢、插破雞蛋、自我閹割。

《明報》記者的調查報道,你能讀到記者的血淚、拼勁、義奮與勇氣。艱險困乏中,一眾記者努力盡責,調查報道仍然認真;然而,這個時勢,權貴們最怕你認真。

要活在豐衣足食的豬圈中,還是做一個風中馳聘的自由人?‘Freedom of the press is guaranteed only to those who own one.’所謂新聞自由,往往只有報章老闆得享;所謂「編輯自主」,往往是「總編輯自主」。如何打破宿命,這是時代給我們的考驗。

記者們被逼站到鏡頭前發聲,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北風澟烈,世道如此,無人可以獨善其身。



呂秉權:我的《明報》故事
2014年 1 月 9 日

「在中國新聞採訪的前線上,《明報》可說是香港報章的死剩種,很多無人之境和人權新聞都是他們和有線在堅持挺進,未知能頂得多久。

《明報》更換同空降總編輯,再加上之前連串的傳媒事件,香港報界和廣播界已經不再是溫水煮蛙而是滾水煮蛙,隨時煮剩棚白骨,連渣都無得淨。」

中學時立志做記者,主要受無綫和《明報》的影響。形象上,我被無綫記者的專業和大將之風所打動,但精神上更被《明報》的深入、求真和風骨所折服,很希望有天能達到這個境界。浸會畢業後入行跑新聞,小弟因枝筆麻麻但死淨把口,於是選擇做電視。雖然人在無綫,不過背囊裝着的總是《明報》和《基本法》,因很多時我們所跟進的,都是《明報》和《蘋果》的報道 及人大釋法的新聞。手鬆時兩分都買,但更多時候只能買一分,《明報》做得較深入,所以成了隨身的「囊中物」。有時跑到汗流浹背,分報紙亦跟着一齊濕,與我有體溫交流,肌膚之親,回到家則珍而重之的將這帶汗報紙一分分叠起,早期要剪報剪了一個一個洞亦有點捨不得。

後來跑大陸新聞,遇到很多超勁的《明報》中國版前輩和行家,在人民大會堂採訪政要、軍方將領,能馬住《明報》及其他報章的一些資深勁人,儼如身旁多了一部萬能認人機一樣,令小弟不致走寶被炒魷,同時亦對他們的特異功能嘆為觀止,阿一阿二阿茂阿壽,個個認得,隨口可噏,幫助電視台拿了不少好BITE。而多年來小弟在《明報》前輩特別是中國版的師兄身上,討教了不少實用知識。

汶川大地震與《明報》友人一起跟進豆腐渣工程,當其他報章因種種原因而淡忘冤案時,《明報》死硬派仍是犯賤身陷險境窮追猛打,每個周年定必重點跟進調查,關心家長們的情況。有年母親節,《明報》頭版做了一眾「中國母親」的頭版故事,包括譚作人的妻子王慶華、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劉曉波妻子劉霞等人在鐵窗外如何被折騰,看罷讓人淚眼滿眶。

眾人都不敢碰或不知如何入手的李旺陽跟進報道 (因所有關鍵人物都被失踪),《明報》讓被打壓的李旺玲得以吐出真相,指出自己並無接受官方調查結果,為亡兄呼冤。《明報》兩名記者因此被扣查44小時洗清採訪所得,全靠他們機警才能將重要的資料保存,呈現於港人面前。

在中國新聞採訪的前線上,《明報》可說是香港報章的死剩種,很多無人之境和人權新聞都是他們和有線在堅持挺進,未知能頂得多久。《明報》更換同空降總編輯,再加上之前連串的傳媒事件,香港報界和廣播界已經不再是溫水煮蛙而是滾水煮蛙,隨時煮淨棚白骨,連渣都無得淨。

各位重視真相,重視實話實說,重視中國資訊的朋友,請你在還能出聲的時候出聲和行動,否則一切都會太遲,難保有日會無個新聞網睇得過,無分報紙買得落手,河蟹滿街走。



今次姜國元被解僱臨別前


臨別讚「頭條做得好」 員工聞言落淚


【明報專訊】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昨沒返回編輯部,但有員工為他送上昨日報紙,他臨別前處理的明報頭條是〈港政商BVI大曝光〉。有員工在其電腦貼上字句﹕「你的經驗,你對新聞的熱誠是後輩最寶貴的資源!」

在新聞界打滾逾30年、被前上司譽為健筆的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平日常穿紅風衣上班,回到報館會換上背後印有「Freedom From Fear」的外套,昨日報館不見其紅衣身影,其桌上只剩下他在職最後一夜處理的明報,頭條是〈港政商BVI大曝光〉。有員工在員工大會引述姜國元昨凌晨臨別寄語,稱讚昨日頭條處理得好,提醒員工要緊守崗位,做好每日工作,部分員工聞言落淚。

三度加入明報 管編務寫專欄
姜國元投身新聞界逾 30年,曾在《大公報》、《明報》、《蘋果日報》及無綫工作,1992年 至 2016年間先後三度加入明報,在明報工作累計約 17年。除了處理編務,姜國元在《明報.星期日生活》以筆名安裕撰寫專欄。據七大新聞組織聲明,姜國元在 2003年反 23條立法、2012年反國民教育及內地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等敏感報道,均為領軍人物。

與姜國元相識逾 20年的記協主席岑倚蘭指出,姜是十分有經驗、有熱誠的新聞人,17歲便投身新聞界,做國際新聞「起家」,曾駐英國和美國,1990年代更親身採訪震驚世界的盧旺達大屠殺,她引述姜國元指當時到處都是死難者屍體,環境惡劣,靠自備餅乾及水過了 7日,夜晚便在車上睡覺,有時更通宵工作。

岑倚蘭﹕姜有文人辦報風範
岑倚蘭又指姜處理新聞公道,有廣闊視野,因他是日本專家,對中美關係有深刻分析,他從左報出身,了解中方做事方法,看問題十分全面。她形容姜身上有種「文人辦報」風範,因他看很多書,「學問好高」,多年前與他在蘋果日報共事時,他已是公認的才子,能寫影評、書評及國際關係等評論文章,又經常向同事推薦好書。

曾與姜國元合著《Finest Hour:最壞的年代 最好的記者》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昨撰文,對姜被裁退感難過,他雖與姜不相熟,當初冒昧提出合作,結果姜爽快答應。蔡子強讚姜是謙謙君子,見識廣博,對新聞行業的中外歷史如數家珍,文章可讀性高,每讀其文都獲益良多。蔡又指出,姜為人不民粹,對新聞行業充滿熱情,相信姜是明報最寶貴的資產之一。



嗜悲 早已經放棄購買《明報》十多年,但不時仍然會在上網時路過讀讀標題。哈哈哈哈哈!真的只是讀讀標題咁咋,真的要遇到真真真的很想閱讀內容,才 Click 入去,但回顧一吓,真的愈來愈少次數,幾稀矣!!!


明報牌匾



故此 嗜悲 對 明報 這個牌匾,今趟只是作出默默 憑弔 。。。。。。沒有多話想說!!!




後記:


文化界 時事評論界 及 報人們, 都有頗多撰文 評論 安裕 姜國元 的 被解僱:


惜別姜國元(文:劉進圖)

【明報專訊】4月 20日早上,忽聞多年同事姜國元被公司解僱,內心感到震驚與難過。姜國元是執行總編輯,是我當總編輯期間的好拍檔,有超過 30年的新聞工作經驗,其中有大約 18年在《明報》任職,曾擔任國際新聞、港聞及編務等多個部組的主管,知識和經驗都很全面,他以安裕為筆名替星期日副刊撰寫的專欄更深受讀者歡迎,他的離開肯定是報社的損失,也是讀者的損失。

2009年夏天,我從北京回港,結束兩年的駐京記者生涯,時任總編輯張健波對我說,兩年後執行總編輯馮成章就會退休,編輯部需要預先籌謀,開始培訓接班人選,姜國元和我都有可能接棒,他過去擅長編務,領導編輯同事審核和美化版面,成績有目共睹,在我駐京期間,他統籌港聞採訪工作,處理人事糾紛亦做到和衷共濟,我要加倍努力。我在理念上完全認同應有薪火相傳的規劃,也相信公平競爭唯才是用的道理,遂欣然接受了這個挑戰。

在接下來的一年多,我和姜國元每天緊密合作,我統籌港聞採訪,他打理版面編務,大家經常就各則新聞的價值高低、角度主次、表達手法等交換意見,不時有熱烈的討論,但縱使有不同意見,辯論過後都佩服對方的觀點和視野,不知不覺間建立起深厚的默契。到了臨近馮成章退休的時候,張健波找我談心,想知道我對這場接棒競賽的看法,我很坦白地告訴他,我從心底欣賞姜國元的人品與學識,如果公司決定升他做編輯部一把手,我樂意當他的副手,同心協力把報紙做好。反過來說,如果公司擢升我,我也相信姜國元會願意與我共事,公司不用擔心提升一個會令另一個流失。

後來的發展證明我的預感正確,姜國元和我合作無間,在我擔任總編輯那兩年,我們攜手打拼,從唐英年、梁振英的僭建,到許仕仁涉貪、湯顯明送禮等重大新聞,姜國元全程參與,貢獻良多,贏得報社上下同事敬重。在我遇襲受傷前後,他頂着裏裏外外的風風雨雨,團結編輯部同事緊守崗位,致力維護報紙的質素與聲譽。今天,看着這樣一位好同事無奈離開,我感到無限惋惜難過,祝願阿姜在稍作休息後繼續上路,為新聞行業發光發熱。



安裕珍重!(文:蔡子強)

【明報專訊】今日中午,在毫無心理準備下,從新聞報道中看到《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遭報館以節省資源為理由,於凌晨突然解僱的消息,只感到十分錯愕,仿如晴天霹靂,更感到十分難過。

我與姜國元算不上相熟,只有數面之緣,但卻因為一直有追看他以筆名安裕在「星期日明報」撰寫的文章,而神交已久。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心高氣傲,能夠讓我心悅誠服而追看的專欄並不多,安裕的是少數之一。

也因為佩服他的文章和見識,因此曾冒昧向他提出合作,合力撰寫了《Finest Hour:最壞的年代,最好的記者》一書,在 2014年那新聞界多事之秋、風雨飄搖的一年,當作是向業界致敬。結果,阿姜爽快答應,彼此因而結緣,亦覺得十分投緣。

阿姜並不是我,他是一位謙謙君子,對人彬彬有禮,比我有修養得多。他見識廣博,對新聞行業的中外歷史,都能如數家珍,文章可讀性甚高,每次讀他的文章,都讓我獲益良多。而且阿姜為人並不民粹,對事物有其深刻的一套看法,更對新聞行業充滿熱情,是今天已經十分難得,有著豐富閱歷、見識、學識修養、人文情懷的新聞工作者。

恕我認為以「節省資源」為由來解僱他,是讓人難以理解的,因為對於愛護《明報》的朋友來說,包括讀者和員工,都會認為姜國元是《明報》最寶貴的資產之一。安裕所寫的專欄,是很多讀者(包括我),每周都會追看的,也是我們之所以成為《明報》忠實讀者的一大原因;而熟悉《明報》員工的朋友也知道,阿姜是員工的精神領袖,幫大家頂過很多壓力,是維繫大家士氣的中流砥柱。如果要為了節省那一點點薪水,而把他解僱,無疑並不明智。

事已至此,希望姜國元在為《明報》打拼多年後,能夠藉著這次機會,暫且好好休息;更希望,遲些時候,阿姜可以找到讓他好好發揮的崗位;還希望,大家仍能夠在其它地方,繼續讀到他的文章。

阿姜珍重!也為《明報》感到惋惜。



安裕被裁提醒我們 沒有老闆傳媒才得以自由(文:端木皚)

【明報專訊】《明報》執行總編姜國元(筆名「安裕」)突然在深夜被裁,令人無法不質疑,無論是否和最近的巴拿馬文件事件有關,是次裁員就是為了撤換一個「不聽話」的人。本來已經脆弱的新聞自由的警鐘於是再次被敲響。

一個我們早應知道的殘酷真相
安裕以節省資源為由被裁,這固然是藉口,但這也提醒了我們一個事實,就是傳統報紙的經營的確愈來愈艱難。面對早幾年免費報紙的崛起,以至近年如雨後春筍擁抱不同立場的網媒,如黎則奮指出,年輕人已開始沒有閱報習慣,而開始從其他渠道閱讀新聞。傳統報紙已經不再是一門可以賺大錢的生意。

而且,就算不談盈利,其實經營本身也要高昂的成本。但辦報要錢,錢卻不會從天而降,於是報紙便需要一個財雄勢大的「老闆」去注資。但當報紙要了「老闆」的錢,「老闆」當然也會想控制,於是便會安排心腹進報紙的編採高層。最後的情況只會如區家麟提醒我們,「所謂新聞自由,往往只有報章老闆得享」。

真正的新聞或編採自由,於是在「老闆」希望報紙「聽話」而犧牲掉。

為什麼傳媒老闆想要聽話的傳媒人
必須撤換資歷深厚學識淵博兼充滿熱誠卻「不聽話」的總編,是因為「老闆」希望報紙必須「聽話」。而報紙必須「聽話」,是因為有些報紙的老闆不只報紙這門生意。當這些生意和北方政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而北方政權只喜歡「姓黨」的傳媒時,「老闆」那些有豐厚盈利的生意便極可能會被其在香港那些不太「聽話」的傳媒殃及池魚。相反,「聽話」的傳媒則會為他帶來更多「機遇」,甚至可以成為他談判桌上的籌碼。在這個情況下,就算有可能令傳媒機構「魂歸大海」,「老闆」也有非常充足的誘因設法令「不聽話」的報紙聽話,而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裁掉「不聽話」的執行總編,既除去真正攔路的阻礙,又可以為後來者帶來寒蟬效應,一舉兩得。

沒有老闆 傳媒才得以自由
如此說來,香港的報紙可以如何自主呢?我認為若報紙想要自由,必須先擺脫和北方千絲萬縷的老闆。過去傳統報紙固然由於成本必須依賴財雄勢大的老闆,而這些老闆往往因無法割裂和北方政權的關係而鉗制報紙。但在網媒盛行的今天,成本門檻某程度上已經降低了一些,某些已經能靠廣告和贊助商支持而營運。這是其中一個方法。

當然,廣告商也一樣可以因為北方利益而不在網媒落廣告,像雨傘期間某些「紅底」資本突然取消不少他們在免費報紙的訂單一樣。所以這需要暫時某程度仍然可行,但仍不是最穩定的方法。

最終能令傳媒自主的,或許就是近年愈來愈盛行的眾籌 (crowdfunding) 。靠這個途徑成立的,有英文報紙《HKFP》,和已於三月正式運作的「FactWire」。正如「FactWire」的創辦人吳曉東明言,因為「FactWire 不會有老闆,也不會有廣告商,資金純粹來源於公眾」,所以他們只須向公眾交代,做到真正的完全持平。

或許,當北方政權完全統戰或索性收購(例如《南早》)香港的傳統大報後,當這些報紙因為染紅而被群眾捨棄而魂歸大海後,盼望我們還能靠眾籌,維持一些憑良心做新聞的媒體。



還有


區家麟:裁一個人的員 就是怕你有經驗有熱誠
20146年 4月 21日

「你的經驗,你對新聞的熱誠,是後輩最寶貴的資源。」是《明報》記者留在姜國元桌上的感言。

輕輕的兩句話,很沉重;我看得悲從中來。

「你的經驗,你對新聞的熱誠,是後輩最寶貴的資源。」

對不起,記者這一行,有一個很明顯的趨勢︰

它就是不喜歡你的經驗,記者最好像一張白紙;它就是不想你有新聞熱誠,記者最好做一個錄音機;它就是不想你成為後輩的最寶貴資源,因為怕記者「學壞」。

對於那些無經驗、無承擔、權柄倚仗於老闆的人而言;身邊一個有經驗、有熱誠、後輩信服的人,正是最危險的人。

一定又有人說,炒一個人,有甚麼大不了,老闆有權。

姜國元甚麼人?筆名安裕,明報健筆,學識淵博,他同時是明報執行編輯,同儕稱他「中流砥柱」,「精神領袖」,「靈魂人物」,主管日常運作。

像這樣的新聞從業員,有經驗、有人脈關係、有江湖地位、能感召下屬,又熟悉機構運作。這些豐厚的文化資本,理應是報館珍重的「資源」。

不,遊戲規則已經改變,當今世道,這種人要消滅,來一個天下間最荒謬的裁員︰裁一個人的員。為了顯示他不是裁一個人的員,現在只好假戲真做,找多些人陪葬。

這世道,經營報紙,不是靠做好新聞。只要你聽聽話話,主子會高興,有獨家李波訪問給你,有獨家偶遇提供,有白宮發言人消息,有廣告飼養你,有紅色商人入股。前提是,你千萬不要做好新聞,你千萬不要太認真,你千萬要收起你的熱誠。

你認真,會受到懲罰;應炒的,則雞犬升天。《明報》如是,香港如是。




名人名家 評論 懷念 安裕,將會錄逐有來 。。。。。



本文是 週六晚完成,等到天亮 嗜悲 趕緊到舍下最近的 K仔,買了一份 四月廿四日的 明報,是多年以來首次真金白銀付款購買,旨在讀讀 明報 星期日生活!


2016年 4月 24日 明報 星期日生活 Cover Page 得 一舊大薑



2016年 4月 24日 明報 星期日生活 安裕週記 僅得一幅畫



2016年 4月 24日 明報 星期日生活 有三段開了天窗 有一則漫畫 留白了




下午偶然見到 原來 時代版 有三段 開天窗專欄 也撁起 明報 內部一番闘爭
見 2016年 4月 24日 明報專欄 的 天窗 分別被強加了段 編者按




週一的 明報 仍然 有 兩個專欄 開了天窗

見 2016年 4月 25日 明報專欄 的 天窗 繼續分別被強加了段 編者按



同日 明報集團營 運總裁 甘煥騰,出席「香港最佳新聞獎」活動時回應,明報對開天窗的做法「好大方」,「我(甘煥騰)諗喺全世界好多報紙都唔會畀你咁做囉」。





另外補充:2014年 1月 20日
BBC 報導:明報四專欄作者開天窗抗議加東版抽稿


【BBC中文網】繼上周前民主黨主席 李柱銘 在《明報》專欄開天窗抗議該報更換總編輯後,《明報》四名專欄作者在星期一(1月20日)出版的副刊開天窗,抗議該報的加東版日前抽起多篇針對明報換總編輯的評論文章。

四名專欄作者包括 吳志森、李慧玲、陳惜姿 和 卉蕓,他們在文章開天窗的位置,分別起了「滅聲封我筆 不屈人自明」、「抽稿阻不了關心 天窗證我們的真」、「烏雲暝日月 挽手待朝暾」,以及「刪文難掩口 我手寫我心」等標題,抗議《明報》加東版日前抽起針對《明報》換總編輯的專欄文章。

BBC 中文網記者致電香港《明報》編務董事 呂家明,查詢關於有專欄作家開天窗抗議事件,不過對方將電話轉到另一同事代接,對方表示代為轉告,未有回復。

至於總編 劉進圖 在他的「編緝室手記」專欄中,以《理性和意善》為題響應抽稿事件,指連日來有不少專欄文章質疑或批評公司換總編輯的決定,管理層可能感到委屈或不快,但仍尊重編輯部多年來和與專欄作者約定。

他指出,容許自己報章的專欄批評自己報社的決定,這是今天香港相當難能可貴的。

開天窗表態
已經在《明報》寫專欄文章約十年的 陳惜姿 向 BBC 中文網表示,過去從未發現過在香港刊出的文章,而在加東或加西版被抽起,今次開天窗不單是向管理層抗議,發出嚴正的表態,而且希望外界關注新聞及言論自由已經受到威脅,抽稿已是一個警報。

陳惜姿 認為,如果《明報》管理層重視言論自由,對於抽稿事件應至少向專欄作者有一個交代,不過,目前沒有人跟她有聯絡。《明報》加拿大版的副刊,過去幾天有 9篇評論《明報》更換總編輯一事的專欄文章被抽起,換上"自由談"或其他文章。按慣例,香港《明報》副刊的專欄文章會在翌日轉載於《明報》加東版。

被抽起的文章都是談及更換總編輯事件的專欄文章,涉及作者包括公民黨黨魁 梁家傑、和平佔中發起人 戴耀廷、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 陳惜姿、傳媒工作者 吳志森、以及藝評人 卉蕓 等。

民主黨創黨主席 李柱銘 上周二亦在《明報》專欄開天窗,留下「黑手蓋日月 本報頓失明」的標題。

雙方再會面
另外,就《明報》換總編輯一事,管理層及《明報》員工關注組星期一下午將舉行第二次會晤,員工代表稱,會盡力向管理層表達同事的要求。

《明報》員工關注組成員之一 冼韻姬 接受 BBC中文網查詢時表示,希望在會上盡力向管理層表達員工的要求及想法。

在雙方上周舉行的首次會議上,員工方對總編輯人選提出幾點要求,包括必須捍衛言論自由,獲得公眾信任,維持《明報》作為社會公器的角色,以及獲得公司管理層信任。

不過就總編輯人選需獲得編輯部同事信任及熟悉香港情況,雙方存在分歧,管理層擔心難於操作。劉進圖 在專欄中表示,衷心期待雙方會談能取得成果,就算未能達成全面共識,也希望收窄分歧,緩和局面。

《明報》管理層已經透露,馬來西亞人 鐘天祥 會是新總編輯首要考慮人選。鐘天祥目前以特約撰稿人身份在《亞洲周刊》撰文。



屢傳 阿里巴巴 繼購入 SCMP 南華早報 佔領英文媒體後,也計劃收購 明報 進軍特區中文輿論界, 今次 明報 清洗 purged 安裕(姜國元),會不會是 鋪路 讓收購提早成為事實 ……… !!!



結局:

2016年 5月 5日 傍晚 明報發聲明






2016年 4月 20日 凌晨時份,明報總編輯 鍾天祥 解僱 執行總編輯 姜國元,2016年 5月 5日 傍晚 委 梁享南 出任代執行總編輯 2016年 5月 9日 生效。至此,是否告一段落,還是繼續有下文 。。。。。!!!




補遺:

某天看到 港台 1992年 獅子山下 之 風風雨雨




二十多年前還未 97回歸,已經點破了 新聞界自我審查 。。。。。!!!





伸延閱覽:
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 明報新聞網
臨別讚「頭條做得好」 明報新聞網
惜別姜國元(文:劉進圖) 明報新聞網
安裕珍重 明報新聞網
沒有老闆傳媒才得以自由 明報新聞網
明報四專欄作者開天窗抗議加東版抽稿 BBC 中文版




我的舊文:
誰早知會有今天
First they came 。。。。。劉進圖被斬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