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October 03, 2014

APEC 2014 Beijing Nov 10-11 會是個限期嗎?

APEC 2014 Beijing Nov 10-11 會是個限期嗎?



928 學民、學聯、佔中團體、和自發参加的市民,靠著警方濫發摧淚氣體先勝一仗,引致普遍市民激于義憤,暫時佔得道德高位,有市民傾向保護和平佔領争取政改 “公民提名” 的一方。


幾天來佔領區平静得出奇,各個佔領區聚集的群衆,好像開嘉年華般唱歌跳舞,連一些為人父母者,帶著年幼的子女去到佔領區域,像遊公園般放手讓年幼子女自己週圍行,還有推着嬰兒車拍的家庭,到處停留照留念。


928 緊張的氣氛暫時離去,乃因為警察放軟手腳,令到和平的氣氛洋溢着,趁著十一慶祝國慶假期,加上重九重陽節假期相連兩天假期,嗜悲 沒有再吼在電視面前,看 Cable 和 CNN 即時新聞直播 “佔中”。並如常每逢在每週四的晚上,回到老家吃餐晚飯聚餐,飯前飯後閒話家常,也不能避免談及近日時事。


老媽一向保守顧此並不支持 “佔中”,雖然欣賞一班有理想的青年人爭取 “真普選”,但希望他們能夠在表達訴求之後,適可而止勿作無謂犧牲。不過,在 928警方出動防暴隊向群眾,發射了 87發催淚彈後,基於母性和保護弱者心態,批評政府官方警察過份暴力。


老媽 初則為學生們一方,因為官方過激的暴力,取得一班本來沉默的市民,出來保護而稍為安心,不過不很久便繼而開始擔心,最終會是流血收場,因為一場小戰役的勝利,並不可以擔保贏得整個戰爭。


嗜悲註:老媽年輕時作為星斗市民,親身經歷過 67抗英暴動,菠蘿遍地發的年代,港英白皮豬黃皮狗強硬平暴。還有在盛年時代見證過 89民運,原本看來可以和平渡過政治樽頸,最後還是浴血清場告終。


以下是 老媽 與 嗜悲 的幾段對答:


老媽:有沒有看港台的 “左右紅藍綠” 10月 1 和 2日,由 “夫子” 劉銳紹 主講的兩天評論?

嗜悲: 哦!兩集都有看過(TVB 1:00 pm 新聞後播出)因為剛巧兩天都是假期嘛,又沒有出外吃午膳!


10月 1日 眼前危機責任全在官方 (點擊觀看)





10月 2日 勿以英雄主義烈士心態帶領群眾運動 (點擊觀看)





母子兩人無語變成 DEAD AIR 。。。。。。。因為 劉銳紹 警告如今的形勢,和當年 89六四天安門發生的如出一轍,直程好像是翻版似的。北京官方沿用一貫的手法,最後就是浴血北京各處街頭。


老媽先打破沉寂


老媽:學聯圍堵特首辦的學生也太單純,一次早上讓救護車入特首辦,給人讚讚合作和通情達理,就在下午給警察們再施一招暗渡陳倉,讓警察把大量物資運入去,也增加了不少增援人手。


嗜悲:其實只要關掉互聯網兼熄燈(全部街燈和附近建築物夜燈),警察卻有夜視鏡那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傳媒機構的拍攝工具燈光,未必能夠發揮照明作用。

此時
老爸 加了一句:他們也沒有制空權,更沒有高點監察系統 。。。。。之後就無語了!


嗜悲:對呀!警方直升機可以在半空拋下催淚彈,或是在政總和海富中心中層單位向下施放催淚氣體,就可以不用防暴警察布防,立刻可以收到驅散群眾之效,但要迅速在地面設防,防止群眾再次跑回來啊!


又再是 DEAD AIR 可能 嗜悲 講的實在太謊繆了。


嗜悲:Um 。。。。他們還有一度可能利用的屏障 。。。。。。。。(立刻上網搜尋)


11月 5日至 6日舉行最後一次高官會議,11月 7日至 8日舉行 APEC 第 26屆部長級會議,11月 10日至 11日舉行 APEC 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會議週期間還將舉行 APEC 工商領導人峰會、APEC 領導人與工商諮詢理事會代表對話會等,工商界活動和領導人配偶活動。




距離 天安門廣場 72公里的 雁栖湖 是 APEC 21國領導人舉行會議地點


嗜悲:這要看北京有多看重,這次 APEC 2014 Beijing November 5-11 "雁栖湖 (雁棲湖)" 舉行的 APEC 21國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若在會議前血洗香港街頭,暴力鎮壓 “佔中” 的學生和市民,可能招致 APEC 其他 20國領袖其中的部份,杯葛來華到中國北京參加會議。


再次 DEAD AIR 。。。。。。。而 嗜悲 也就告辭了!


若今晚 保衛 vs 圍堵 “特首辦” 沒有粗暴的鎮壓行動,最有可能就是梁振英政府採取拖字訣,一路拖拖拉拉曖曖昧昧,派林鄭或中間人談判緩和氣氛,時鬆時緊有時收小小有時放少少,一路延遲到 十一月十一日 APEC 會議完畢後,就見真章了!




後記:


嗜悲 不會旨望 “佔中” 會令人大改變 “落閘”, 提委會用過半篩完篩剩,才交給港人一人一票,做橡皮圖章。


但看來 嗜悲 humble 卑微的希望 “原地踏步” ,皆因為泛民参加了佔中,整個 “博弈” 輸得連到立法會表决時,數够人 “否决政改” 在立法會通過,都變得無能為力。


嗜悲 卑微的希望必然落空了,想來應該及早須要另作籌謀









因此一向比較悲觀的 嗜悲,經已事先寫好了一篇 “悼辭”,到時執執有關細節,就可以登出。




後後記:

美國人以輸出美式民主為己任,到處煽動革命成立親美政權,連香港 “佔中” 都出出口術抽水。美媒更創出 "Umbrella Revolution" ,落力報導加鹽加醋刺激中國。官方也出 statement 撑 “佔中” 和争取真普選。


中國外長 王毅 趁聨合國大會,到白宫回訪月前訪問北京的顧問 蘇珊賴絲,總統 奥巴馬 路過加入,又出出口術敦促中國,美國密切關注香港的情勢發展,並希望事件能和平落幕。


英國首相 卡梅綸 針對 “佔中” 談話更是嚴勵批評,不過 卡梅綸 不用在十一月去北京参加 APEC 峰會,短期内没有大 impact,反而有份去北京的 加拿大總理 哈帕 就不見有出聲走精便。


為了降温,美國試圖淡化 。。。。。。。


【明報專訊】美國政府高層透露,奧巴馬政府無意因香港的「佔中」活動破壞與北京的關係,以免損及雙方在一系列重要國際事務上的合作。白宮亦無意改變美國總統奧巴馬下月的訪華行程,但正琢磨如何以「最佳的方法」表達對香港局勢的擔憂。


奧巴馬無意改行程
《紐約時報》報道,奧巴馬將於下月到北京出席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數以萬計香港人上街爭取民主,令人權問題可能以多年未見的方式,成為中美領導人會面時難以迴避的議題,若峰會期間本港示威浪潮已平息,習近平與奧巴馬都將鬆一口氣。


究竟 佔中三子 學民思潮 學聯,有没有打 APEC 峰會這章牌呢? 佔中 早些落幕應該是最佳選擇,否則 APEC 峰會完畢後,北京没有了忌旦,浴血清場可能性就更高。


後後後記:


和平收場五五波對話盼減輕撕裂﹕李先知

【明報專訊】佔領行動昨踏入第 24日,政府與學聯終於對話,綜合政府、建制及泛民人士的觀後感,大家均認為對話沒有想像中那麼差,雙方立場分歧亦非想像中大,最重要是大家沒有吵架拍檯收場,已算是好的開始。對話是否有用,見仁見智,至少雙方好來好去,政府表示將來仍有機會再談。

對話當然不止是對話,其重要性是要提供下台階,讓雙方尤其佔領者有所回報而自願退場,避免強行清場而出現「擦槍走火」風險。

下台階有兩個,包括政府會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民情報告,以及考慮設立政改多方平台,但關鍵是兩者均被批評為「有其名而無其實」,意思是表面上兩者均是「中間人」嘔心瀝血想出的辦法,但實際上,特區政府為免將球踢向人大常委會,便想出將報告交予港澳辦,那麼你們學生便不可說我沒撰寫報告,至於這報告能否影響 2017年特首選舉辦法,政府就表示「言之尚早」,並多次強調 8月 31日人大常委決定是不能改的。如此一來,民情報告有否作用?

至於政改多方平台,政府更表明是未來選舉方法的諮詢平台,並非處理2017年特首選舉辦法。除非學生願意不去深究、「袋住」這兩個下台階,否則問多兩句,也會知道下台階並非「中間人」所倡議的那一套。

學聯昨晚初步的回應,是不收貨、不會退場,有建制派評估,佔領要做到和平收場的機會是「五五波」,這比率已較對話前好,有建制派坦言,「對話根本是一場戲」,只要昨天沒有反檯已算達到預期。政府中人更坦言,對政改三人組來說,對話最重要的目標已達到,包括講明人大決定不能改變,以及在全港直播的平台上,充分解說政府對政改的看法及立場,政府中人坦言,針對政改一事,這場對話的確未必可以說服本已有立場的人,去改變自己的立場,但對不少未必很了解政改的普羅大眾來說,昨日的對話可以讓他們了解政府、學生對政改的看法,較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希望社會大眾多一份理解,減低佔領對社會撕裂的影響。

若佔領人士遲遲未退場,建制派估計有可能拖拉至APEC會議結束、美國總統奧巴馬離開中國後,中央便可無顧忌地出手,這建制派人士警告,要勞煩中央出手,屆時便不會只清場那麼簡單,中央有可能藉清場這切入點,將內地國家安全法套用在香港。


「一不做二不休」,收緊對港的監控。該建制派人士點出,特首梁振英日前主動提及佔領行動有外國勢力介入,認為梁或是受北京授意而公開點出這一點,這一步亦是為日後中央處理佔領問題鋪路。

政府消息人士指出,政府在對話中說明現有的空間,並提出4點回應學聯及示威民眾的訴求,顯示誠意,但學聯代表在對話中的意見,很大部分都仍是政治語言,雙方要談得成仍有很大距離。他表示,香港仍有相當比例的市民希望政改有推進,但學聯和示威者以自己的理想凌駕了他人的希望,並不是體現真正的民主,加上公民抗命與不服從法庭禁制令,令人憂慮香港未來的社會狀。

學聯昨晚呼籲政府官員親自到佔領區,游說市民撤離,但政府中人反問﹕「落去講有分別嗎?」並質疑佔領區根本無法提供一個真正對話的環境,否則與學聯的對話場地,就不用那麼考究了。政府一方認為,日後與學生再對話,他們會持開放態度,但坦言未想到再對話時還可談什麼,政府認為可以做的「下台階」昨日已說了,沒有收起什麼「最後一招」,現在皮球踢回佔中、學聯、學民身上,他們會如何應對,政府及政界中人會密切留意。



天佑香港!





伸延閱覽:
左右紅藍綠 RTHK
APEC 2014 北京 (中文網頁) APEC-China.org.cn
APEC 2014 Beijing APEC.org
雁栖湖(雁棲湖) 谷歌圖片庫
亞太經合組織北京峰會 奧巴馬無意改行程 長青網




我的舊文:
預備這枝旗之目的是 。。。。
維穩由源頭開始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向心力 離心力
接受現實 原地踏步
博弈:泛民輸幾條街
鬼唔知阿媽喺女人咩!原來標題:若香港出現政黨輪替對內地的衝擊
鬼唔知阿爸喺男人咩!原來標題:為甚麽佔中必亂和普選特首必設篩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