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May 28, 2014

猫 Mao まお 真緒 (續篇)

猫 Mao まお 真緒 (續篇)
又名:聞歌 看戲 讀小說 查地圖



上兩個星期有篇 舊文 說:


嗜悲 去戲院看戲在放映正畫前,一大堆 “不日放映 Coming Soon” 預告片時,嗜悲 多是閉目養神,有一次卻聽到一首歌,以為是 50 First Dates 的續集預告片 。。。。。Ops 講日文嘅??? 原來是 。。。日文:陽だまりの彼女 香港譯名:寵愛情人夢 台灣譯名:向陽處的她。



預告片中襯底的英文歌就是 “Wouldn't it be nice?”


看完戲後 嗜悲 還未心熄,繼續上日本的網頁搜尋,電影公司的官方網頁:東寶株式會社 陽だまりの彼女,最後 嗜悲 還知道原來是改編自同名小說:越谷オサム 的 陽だまりの彼女 《新潮文庫》。還有 台灣 已經有了中文譯本:向陽處的她。


因為未去看電影前,經已讀過別人的 Blog,知道一些故事結局,很多 Blog 提到電影未有依從原著結局,所以 嗜悲 決定去買了一本 陽だまりの彼女 譯本:向陽處的她,來親自體會一下。





還找到了一個 網頁 documented :

陽だまりの彼女 映画のロケ地 電影的場地 共 46處


陽だまりの彼女 原作の舞台 原著小說的場地 共 37處


利用以上兩個地圖,先把地圖放大到紅點都不再重疊,再逐一 Click 入去,就有網頁連結,一些更增加有相片,更加有些是做了 street view 連結的,並且每個都有一小段介紹。映畫 加 原著 共 83個景點,已經足夠 嗜悲 利用整整兩天假期逐一瀏覽一番矣。

r




不過當買到小說時,經過兩日一夜,晚上 burn the midnight oil 狂啃,終於讀完了一遍,再加上某個別段落,翻讀了很多次。其實 嗜悲 一邊讀書,另一邊手執地圖和平板電腦上網,把書本中提過主角倆居住和同遊過的地方,利用 Atlas 地圖集上找尋,並再利用平板電腦,use Google Map 的 Street View Function 瀏覽瀏覽。


例子一:

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在初中時代初見面,是在 千葉県鎌ケ谷市生活,利用 東武 野田線 (左下角淺藍色線)可達。


東武 野田線 鎌ケ谷駅 週圍的 aerial view



千葉県鎌ケ谷市 東武野田線 鎌ケ谷駅 駅前廣場 利用 Cursor 可以順著街道瀏覽




例子二:
小說中女主角說謊不回家,通知父母到女同事家中過夜,其實是到男主角 浩介 在 西武新宿線 (中心淺藍色線 12)的上井草駅附近,狹小家中共渡一宵。


上井草駅 週圍的 aerial view



這裡是 “上井草駅” 駅前的交匯處 利用 Cursor 可以順著街道瀏覽社區


在車站入口處旁邊就有一間 Family Mart



例子三:
男女主角 浩介 和 真緒 私奔後閃婚,搬了去充滿陽光的新居,是在 西武池袋線 (中心上黃色線 11)的大泉學園駅附近,過著短短幾個月的甜蜜新婚生活。


大泉學園駅 週圍的 aerial view



看看這個社區 可以從 “大泉學園駅” 北口 利用 Cursor 可以順著街道瀏覽




這一便是 “大泉學園駅” 南口 利用 Cursor 可以順著街道瀏覽




小說中寫得很詳細,又有描述他們夫婦兩人到超市買菜,但 哈哈哈哈哈 暫時還未 locate 到是到那一間呢?反而電影沒有特別提及這一方面的 details,不過若有時間就可以遁上面 “映画のロケ地” 慢慢去查。


真的,小說的中譯本可能已經與日文原著,經已存在一些偏差,或加入了譯者的了解,但不論從描寫男女主角兩人由初中時初相識時起,到十年後再重遇,迅速戀愛私奔閃婚,之後懷疑女主角生了大病,到了最後女主角突然離開,女主角一起工作的同事,十年前收養她的養父母,和新居的隔離鄰舍,都開始忘記更被抹去記憶 。。。。。。


到臨尾尾小說中結局男主角再遇上了 ”貓貓“,作者的描寫都比電影更加仔細深入。整體來說小說中更多利用一些生活小節描繪兩人的相處,有幾個場面而且特別感人,這都是因為小說讓讀者們多了思想的空間。電影中只是利用故事的大框框,而且刪略了很過小節,雖然依然感人,但好在 嗜悲 是先看電影才讀小說,否則在戲院中觀賞時必然大失所望。


如在 嗜悲 舊文 中說,這是一段 ”貓之報恩“ 的故事,是 ”美人魚“ 和 ”白蛇傳“ 一般老舊故事的變奏,經過改良後成為這時裝日劇。


故事發展到有一天,隔鄰的小孩越過了露台的鐵欄,他的母親勉強執著他的小手,但已經支不著,脫手掉下來那一剎哪,真緒 卻從下一層的露台飛撲出來,凌空把小孩子一抱入懷,再翻個身平安落在地面上 。。。。。


浩介見到後,就嚇得癡癡呆呆,雖然都有陪著 真緒 到醫院檢查,但一直都不敢再碰 真緒,小說卻又有不同的描寫。到了一覺醒來,真緒 已經為 浩介 準備好早餐,又說要為 浩介 去拿取早報,臨行吻了 浩介 一吻,就此就不再回來了。


嗜悲 入場一則要捧捧 Nodame 野田妹 のだめ 上野樹里 的場,而且還可以回顧一吓,江之島町的美麗景色。


如今更因為有了以上的 映画のロケ地原作の舞台 的資料,嗜悲 積極儲蓄銀両,企圖今秋可以到東京灣區包括:東京都、千葉縣、琦玉縣、神奈川縣,各個場地景點,親自走走看看一遍 。。。。。迴味迴味再迴味電影中和小說中的故事。







電影最尾尾 浩介 又 和 真緒 重逢 Cats have nine lives 貓有九命!


電影中是用 神奈川縣的 江之島 作舞台,當然比起小說中的 千葉縣 鎌ケ谷,風景更加優美宜人,不過 嗜悲 以前經已去過,所以 嗜悲 想若有剩餘的日子,就趁著秋天去看紅葉吧。




後記:

在小說中講到 。。。。


善福寺上池 還有 下池 在右下方



真緒 第一次到 浩介 家中過夜,纏綿一夜後的早上,兩人步行到了離開 上井草 不遠的 善福寺池塘,在池塘邊椅子倆口子坐下細語,決定立即註冊結婚,編寫兩人新一段人生,又憧憬著將來婚後的美好生活。。
。。。。


可利用 Cursor 順路瀏覽池塘兩岸




因為 浩介 並不知道,真緒 生命剩下很短的時間,所以要把 重遇,拍拖,閃婚,婚後生活,濃縮在一年之間全部完成,然後 真緒 就突然離開 浩介 消失了。


就當一切都因為 真緒 離開,隨即被忘記掉,湮沒掉,洗擦掉,不留一點痕跡 。。。。。卻在小說提到,真緒 把幾百萬円的萬元鈔票,由銀行提取放在家中擺著,因為 真緒 知道也害怕當她煙沒後,連儲蓄存款的記錄都會被抹掉,浩介 手中拿著鈔票欲哭無淚(電影沒有這一段)。


不解處,就是甚麽記錄都抹掉去了,但 “鈔票” 卻可以完完整整留下來 。。。。。。。犯駁嗎???


都是同一句話:聽故就不要駁故!好好的去 Enjoy 吧 。。。。。




伸延閱覽:
陽だまりの彼女 Offiical Web Site
陽だまりの彼女 story 東寶株式會社
陽だまりの彼女 story 日文維基百科
ロケ地散策 陽だまりの彼女 Ameblo.jp



我的舊文:
真緒 まお Mao 猫 又名:聞歌看戲
也是貓癡一名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因為有些東西是永不能磨滅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兄台有讀過這本小說???

“因為有些東西是永不能磨滅的。”


小說中:


真緒 自我消失後,她的養父母接到 浩介 電話詢問,已經忘記了 真緒,當然沒有這個 女婿!

不過,一次在 新宿駅 遇上了,浩介 欣勤的帶領 外父外母 搭 電車到 初台 的 “新國立劇場” 看西方歌劇,不因為他們愛好西方歌劇,而是冥冥中想去看一次。。。。。因為 真緒 還在是曾經提起過和 浩介 去看西方歌劇。

在 浩介 帶領他兩人到車站入口途中,有聊起家中新養了一隻貓貓,名字就叫作 真緒,兩人不記得養女 真緒 了,但覺得很想給貓兒起名叫 真緒。

浩介 話別後想起,認為他們倆雖然沒有了養女 真緒 的記憶,但 真緒 卻已經深深刻了在腦海的深處 。。。。這是沒法鏟去的,是永不能磨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