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30, 2014

自製浪漫

自製浪漫



網友出文:男人的浪漫?








原來是:豆腐火腩飯!


其實不一定要出外吃 枝竹豆腐火腩飯,嗜悲 就 自製一點點 浪漫, 在家中泡製 “味自慢” 一碟。


。。

首先 嗜悲 為了減油,不用坊間的 炸豆腐,而買了可 “煎炸豆腐” 一磚,在鑊子中慢慢煎至微微一層黃色外殼。



。。
之後加入 “燒肉” ,嗜悲 選用了 “不見天”,而非用貴價的 ”燒腩骨“,予熱煎至微微散發肉香。


。。

這時候加入 豉油糖豆粉水茨 ,略煮多一會兒,沒有添加枝竹。


。。

跟著就可以上碟了。。。。。嗜悲製:豆腐燒肉飯!


。。

嚴格來說,未算是網友所指的:男人的浪漫,因為它只可稱是:豆腐燒肉飯,嗜悲 棄用了火腩,而只是用 ”不見天“ 燒肉來代替,雖然沒有加入 枝竹 也沒有用炸豆腐,吃來還可以接受 。。。。。。不是全部全情的浪漫,只是 嗜悲 自我製造 小小的浪漫!!!


嗜悲註:上面的 ”豆腐燒肉飯“ ,是臨近農曆新年期間泡製的,並不是近日熱得人也快融掉的 ”熱浪“,這幾天熱得 嗜悲 躲在家中,猛喝冰水飲料吃冰淇淋,解熱!



後記:

為何:豆腐火腩飯 男人的浪漫!




男主角獨自吃完 枝竹火腩飯,尾尾埋單時發覺了有個 OL,也吃同樣的 枝竹火腩飯,但男主角沒有去訕搭,獨自走開回家,繼續宅男草食男!




伸延閱覽:
男人的浪漫? Fresh Coffee Shop


我的舊文:
續用食物幫助回憶:燒肉 ”不見天“
我的志願






1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謝謝賞臉。

男人的浪漫要去到盡,
一次半次,
油咪油羅,
怕什麼?
做次浪漫的麻甩佬吧。

l.minor said...

豆腐火腩唔係我杯茶

Ebenezer said...

you are very romantic!

攞你命三千 said...

呵呵你爭咗支青島

laulong said...

我覺得男人更浪漫是芋頭扣肉飯!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浪漫這一著都不大適合 企鵝仔 囉,平平淡淡比較適合。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火腩呢家嘢都是偶一為之蜻蜓點水式淺嘗即止,這篇是記錄約在農曆新年造的 “煎豆腐燒肉飯”,之後都未曾再浪漫矣!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哈哈哈,Nomantake rather,至於浪漫都是留給兄台和以便嫂 romantic 一番!

the inner space said...

三千兄:愚弟酒量甚淺一支細 Qingdao 經已不勝酒力 exceeded my limit!!!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扣肉真的都很久,應該超過十年未有掂噜 。。。肄業時期,曾在飯堂吃過 “砵仔芋頭蒸鵝” 啫。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哈!經友人提點才知道
青島啤酒 不是 Qingdao 而是 Tsingdao 只怪 嗜悲 不求甚解!

the inner space said...

哎唷!都是錯誤,是 Tsingtao 不是 Tsingdao 也不是 Qingdao 真的是烏龍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