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March 28, 2013

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到了 郝鐵川 手上

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到了 郝鐵川 手上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在《明報》發表處名文章:


【明報專訊】兩千多年前的孔老夫子說過「四海之內皆兄弟」、「和為貴」、「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這些珍言道出了我們中國人善良忠厚、悅遠親近、愛好和平的優良傳統。

然而,近代以來善良的中華民族頻被西方列強殺人越貨、攻城略地、奸淫火焚的歷史,使我們醒悟到人性的多變複雜、國家利益間的衝突對立,是無法抹去的殘酷現實。因此我們才在《我的祖國》裏唱出了「好山好水好地方,條條大路都寬暢。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

中共十八大報告強調要「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引發香港社會的一些關注、討論。西哲培根說「讀史使人明智」,孔子說「溫故而知新」,回顧一下過去的若干歷史,不能不令人對英國某些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產生防範之心。

先看《周南解密港澳回歸~~中英及中葡談判台前幕後》一書透露的幾段史實:

1、英國人曾考慮搞全民公決把香港「獨立」成第二個新加坡。

「戴卓爾夫人並不想把香港交還給中國 。。。。曾考慮過搞國際共管,考慮搞全民公決把香港『獨立』成第二個新加坡。」「戴卓爾夫人的《回憶錄》書中就有一段寫到她曾考慮:『開始在香港發展民主構架,必要時實現公民投票,以便像新加坡那樣,達到短期內實現自治或獨立的目標。』」

2、中英談判中,英方要求在協議檔草案中刪除香港特區「直接隸屬於中央人民政府」的說法。

「中方提出的協議文件草案中,講香港特別行政區『直接隸屬於中央人民政府』。。。。英國方面竟然要求刪掉這種說法,周南覺得很可笑:『不隸屬於中國中央政府難道隸屬於你大英帝國嗎?』最後英方不得不放棄其無理要求。」

3、中英談判中,英方要求讓香港「完全自治」。

「中方說將賦予未來特區『高度自治』的權力,英方就要求『完全自治』。周南指出,兩者的本質差別就是:如果是『完全自治』,中央政府就不能管了。」「中方向英方反覆說明『高度自治』並不是『完全自治』,英方又提出如果『完全自治』不行就要『最大限度自治』。中方問『最大限度自治』和『完全自治』又有什麼實質性區別?英方講不出來。」

4、英方想在 1997年 6月 30日把行政管理權直接交給特區政府,不想經過中央政府。

「英方說 1997年 6月 30日要把政治、行政管理權直接交給特區政府,不想經過中央政府。中方不同意,周南說英方是想繞開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私相授受』,說到底就是想給人造成香港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的印象,這當然是中國政府不能容許的。所以 1997年 6月 30日晚上,大家看到在兩國交接儀式之後,中央才把高度自治權授予香港特區政府。」

5、英方提出要讓中國政府保證中國大陸和香港「隔離和絕緣」。

後來英方甚至提出了更荒謬的說法,『為保持香港的繁榮,必須繼續保持英國對香港的聯繫,並使社會主義的大陸同資本主義的香港隔離和絕緣。』……中方當然不會讓步。」

6、英國想在回歸後仍保持香港的英聯邦成員身分,向中方提出在港不設總領館,而設立只有在英聯邦成員國才設立的高級專員公署。

對此周南批駁道:「你們提這個是何居心?我知道,你們只有在英聯邦的成員國首都才設立高級專員公署,你能舉出你們在非英聯邦國家的外交代表叫專員或高級專員的例子嗎?更何况香港未來只不過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又不是一個獨立國家的首都。中國的首都在北京,不在香港。你們是不是想把未來的香港特區變成準英聯邦成員國,或者是英聯邦成員國?」

7、英國曾想推翻中英《聯合聲明》。

「周南說他看過英國議會外交委員會的一個內部文件,其中講到: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國現行政府能否維持到 1997年,是很成問題的。因此英國的對華政策(包括香港)應有高度的『靈活性』。

這個『高度的靈活性』是外交語言,說穿了就是要改變原來的協議。他們認為,英國與中國達成的香港問題協議,英國方面吃虧了。有的鼓譟應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態度』,要『同中國人對着幹』,還有的直截了當主張修改甚至廢除中英《聯合聲明》。」

「柯利達的《是合作,還是對抗?~~ 中英香港問題談判的艱難歷程和反思》裏寫道:1984年的協定儘管如此成功,儘管是以那麼巧妙的方法達成的,但在英方好多人心中留下的卻是一種不安和負疚感。一方面他們承認達成協定的理由無可挑剔,但是不合邏輯的是,他們總是不斷提出這樣的問題,難道不能找到其他某種解決方法嗎?」

我們再來看陳佐洱《香港交接:親歷中英談判最後 1208天》一書透露的若干史實:

1、末代總督彭定康動員政務官、公務員跟着他一起「握爛牌,打亂仗」,擺脫中英已經達成的所有協議。

「1992年,彭定康上任伊始,就在港英政府內部作了一個『嚴肅的形勢報告』,斷言中央政府政權不到 1997年就會像歐洲的蘇聯、東德和波蘭那樣垮台,以此動員政務官、公務員們就跟着他一起『握爛牌,打亂仗』,擺脫中英已經達成的所有協議、諒解的束縛,撈回 10年前英國在談判桌上想得到卻沒有得到的東西。」

2、在中英聯絡小組談判中,英方想把中國的「國家行為」局限於國防、外交兩項。

「雙方均贊同香港終審法院管轄範圍應符合香港作為地方行政區域的地位,不應包括對國家行為的審理。但對於什麼是『國家行為』的具體表述各執一詞,中方主要要與《基本法》規定的提法相一致,即採用『國防、外交等』的表述,而英方則認為應局限於國防、外交兩項。」

「對於『國家行為』的表述是僅僅涵蓋『國防、外交』還是『國防、外交等』,這是個反覆多次討論了幾年的老問題,結果誰也不能否認除國防、外交外,的確還有一些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特區關係的事務屬於國家行為,這個『等』字不能省略。」

3、彭定康說「英國在1997年以後仍然會過問香港事務50年。」

「(1996年5月11日),彭定康在北美說:『英國在1997年以後仍然會過問香港事務 50年,中國人如果不明白這一點,那將大錯。』還說,『不要讓任何人都以為,一過了 1997年 6月 30日,英國人就會『金盆洗手』,丟下香港不管了!。。。。」

我們從未否定過英國政府內部存在積極支持「一國兩制」方針在港落實的健康力量,如英國前外交大臣賀維就曾指出:「把香港當做改變中國的橋頭堡是非常不明智的,那樣做會導致香港的毁滅。」

但我們回顧歷史、觀看當下,也很難否認英國內部也有一些對中國很不友好、想破壞《基本法》實施的人士。他們的能量不可低估。「農夫和蛇」的故事告訴我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郝鐵川 是少數沒有被調走的西環頭目,仍然擔任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讓 郝鐵川 繼續發射他的大礟。各位記憶力沒有隨着改朝換代而退化的話,應該記得郝大礟更有名的:「郝鐵川批評港大民調不科學。」


批評主要是針對由 鍾庭耀 領導的港大民意研究計畫,發表港人對身分認同的民意調查,指市民對「香港人」身分認同感升至十年新高,但對「中國人」身分認同感則跌至十二年新低。


郝大礟批評民調調查方法「不科學」和「不合邏輯」,不過他指這是個人意見,拒絕評論港大是否應該停做該項調查。當然收到一班所謂維護學術自由之輩反駁,指郝某既不懂的民調真義,實在干涉學術自由,兼且未有做好份內工作,縱容左翼評論引擎,發揮文革式的批判和誣衊。


嗜悲 上網查找:「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出處


【百度百科】明 洪應明 的《菜根譚》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此戒疏於慮也;寧受人之欺,毋逆人之詐,此警傷於察也,二語並存精明而渾厚矣。



戒疏於慮者: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警傷於察者:寧受人之欺,毋逆人之詐。


郝大礟只用了前半段,未有兼顧後半段,縱不就是斷章取義,猶未能做到二者並存,因而精明足矣,但尚欠缺渾厚。觀乎郝大礟有官方身份和個人身份,很多時可能是身不由己,攪政治會連自己都不相信,都要大筆一書應對,這可能逼到自己人格分裂,此乃屬不幸也!


新民黨副主席 田北辰 深圳返來透露,他問與會中的權威人士求證,若是要求結束一黨專政,以及要求中央政府實行三權分立,是否代表對抗中央,對方回答是。聽完之後,再重讀《菜根譚》:「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此戒疏於慮也;寧受人之欺,毋逆人之詐,此警傷於察也,二語並存精明而渾厚矣。」特別具有其更深層次意義值得深思。


人類是群體動物,有九族五倫,縱是做宅男宅女,不能禁絕於別人交往互動。上面幾句,主要是對那些思慮和警惕性不高的朋友作出告誡。但也對那些警惕性過高,思想過於慎密之輩,不要每事處處都向壞處推拷推演,每事都揣摩別背後存在欺詐,容易以為別人的好意都是想害你的,到處設防甘做刺猬。放諸於 族與族、國與國、群與群、人與人,所謂交往、交友、和交心,相處之道不過於此!


各位想多讀《菜根譚》警世之句,可參閱下面做了的連結,請請!



伸延閱覽:
郝鐵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新浪新聞網
郝鐵川批評港大民調不科學 新浪新聞網
菜根譚 360doc.com
菜根譚 維基文庫




我的舊文:
百年老店





2 comments:

Ebenezer said...

能做到夜不閉戶,可能只有桃花園才有。

The Inner Space said...

夜不閉戶?以便兄:連虛擬世界我雖歡迎回應但也要設立驗證碼和要登入博格才可以留言為了防止垃圾廣告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