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January 05, 2013

我也 Overheard!

我也 Overheard!



嗜悲 甚少去逛街“濕瓶“,一向是有了目標,上網查找清楚細節,定下目標再去電店鋪,確認有沒有現貨,最好能預留給我,入到去店家驗貨,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錢貨兩屹,速速走人!


聖誕前的某天,剛巧又是這樣去了買貨物,並且須要去到九龍某區購買,完畢後又見時間已晚,不想回家再弄晚餐,隨便入到一間中式快餐店,落單買飛取食物,雖然一手拿著頗沉重貨物,又要取餐盤食物甚為狼狽,見有空位就急急坐下,沒有理會左右前方,已先坐下的是何等人物,到坐下來才觀察週圍概況,認真失策!失策!


當我 munching 我的晚餐,我也 overheard!以下的三段,都是 simultaneously 進行中,幸好我腦袋習慣 multitasking,沒有一點難度。



前方:
一對小情侶,坐在橫向座位,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兩人像是剛剛畢業,又像是兩小無猜,由少小經已拍拖多年,畢業後正要儲錢買屋結婚,兩人共吃一碟意粉,共飲一杯凍飲,男對女呵護備至,女的也情深款款。


兩人 exchange 了好幾段,旁若無人親暱肉麻的情話。


男方:(刪去)
女方:(刪去)
男方:(刪去)
男方:(刪去)
男方:(刪去)
男方:(刪去)
女方:(刪去)

他們倆共吃一條長長的意粉兩端,到了最後就來一個嘴對嘴親吻!





最終,我決定刪去不登他們肉麻的對話出來了!




坐在左方:
一對中女,經已吃完食物,正在嘆她們的飲品 。。。。


中女甲:個衰佬經已沒有初初結婚時咁猛嘞!
中女乙:佢有冇食藥架,成六十幾歲,仲咁勁?
中女甲:拍拖時去做都冇做得咁密!
中女乙:佢儲儲埋幾十年嘛,哈哈哈,你死喇!
中女甲:唓!我嫁佢都是因為佢有層樓都值啲錢嘅!
中女乙:咁!
中女甲:(刪去)
中女乙:(刪去)
中女甲:(刪去)
中女乙:(刪去)
中女甲:(刪去)
中女乙:(刪去)
中女甲:(刪去)
中女乙:估佢想生個仔繼後香燈,留返層樓畀個仔,你冇份喇!
中女甲:鬼同佢生仔呀!
中女乙:呢樣冇得控制個播!
中女甲:雖然我冇避孕,但佢六十幾歲人,啲料冇咁易嘅!
中女乙:。。。。。。。《冇言,但本來想博返中女甲的!》
中女甲:鬼唔望佢早啲去賣鹹鴨蛋,我就可以早啲收到層樓嘞!
中女乙:咁就要加多加快加密啲,晚晚做嘢嚕!



刪去的對白本來經已寫下來,但翻看時 嗜悲 決定刪去的。



坐在右方:
高大賤男和矮肥豬扒兩人,斜斜對坐在四人位子(不是對正着坐),豬扒坐在右座,賤男的在對面左座,女的拿着餐飛在手,正在等候出品處叫食物編號,才出去取食物。

豬扒撒嬌:您出去攞喇!
賤男:哼!的一聲,繼續卒他的智能手機!

silence dead air

出品處叫出食物編號兩個,豬扒死死氣出去取一盤食物回來,放好在男方處,再出多去一次,去攞另一盤食物回來,放在自己一方。兩人叫的都是套餐,有:一碟小炒,一碗白飯,一個燉湯。但卻不是分享兩個不同小炒,而是各有各食!

silence dead air 食到一半

豬扒撒嬌:您的看來很好吃,我又要食!
賤男:哼!的一聲,繼續吃他的食物和飯。

silence dead air

豬扒撒嬌:我要吃!
並且有動作,作勢要飛象過河,伸筷子過來夾餸!
賤男用筷子格著,另一隻手放下飯碗,用手蓋着餸菜。
賤男:哼!得個幾件,仲要食埋我嘅,唔得!

silence dead air

豬扒嬌嗲問:要唔要我啲小炒呀!
並且夾著一件,送向賤男的碗子去。
賤男縮都縮唔切,一番退讓,見到食物跌在桌子上。

silence dead air

賤男吃完了,繼續在卒他的智能手機。
豬扒沒有浪費食物,把套餐全部吃完。


至此 嗜悲 剛好用飯後休息完畢,急忙拿起貨物走人,從近賤男方的狹窄空間走出,順便看清楚他的容貌。顧着望賤男和豬扒,再轉頭望中女甲和中女乙剛巧被遮着,而小情侶就已經走了!



男女的關係除了做普通 hi and bye 朋友,一比較親密就容易墮入情慾中,之後就各懷鬼胎!



4 comments:

Cat said...

唉!人心隔肚皮,況且現在的人好像忘記了什麼是道德,良心和尊嚴了。

laulong said...

唉,所以你話人係乜高等動物呢!

inner 你 keep 住 overheard, 我地大把大千世界知咯!

the inner space said...

Catherine,有謂女人心海底針,王峰尾後針最毒婦人心。不過,其實有不少賤男,也會時時伺機搵着數,花花世界無奇不有!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高等動物都有獸性私慾自私的一面!難得兄台撥冗光臨,今次無意中聽到的是頗例外,因為身在九龍區,臨急沒有選擇坐處。

愚弟一向外出飲食,多選擇清靜地,就算去熱鬧的食館,都揀擇坐埋一角,避免嘈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