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December 01, 2012

開誠佈公:僭建處理咗 個僭建就唔存在

開誠佈公:僭建處理咗 個僭建就唔存在



前幾天我以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由特首開始以下爛闘爛,用不看為淨的阿Q精神決定不看。可惜縱然我不去看,這個爛政府糜爛得很,並傳出臭味漂浮四方,飄到來我處,想掩鼻都掩不來,臭氣襲人來 。。。。


梁振英式的開誠佈公等如:「僭建處理咗,個僭建就唔存在!」,咁叫做 開誠佈公,真的和普世所理解有很大的落差,故此有一批人仍然窮追不捨,瘡疤愈揭愈大! 再被報章揭發 梁振英 赤柱舊大宅,曾僭建了一道密封走廊,事後屋宇署證實此為僭建物,勒令清拆僭建物,並完成修復工程。至於傳聞中的 2000方呎密室,用作兒童遊樂場,尚未證實存在。


查《開誠佈公》,語出自: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評:

「諸葛亮之為相國也,撫百姓,示儀軌,

約官職,從權制,開誠心,布公道。」



若 梁振英 自比 諸葛孔明,東施效顰益增奇醜矣!


近年少了引用 蔡教授 的文章,不過今次 蔡Sir 的嬉笑怒罵,可聊作各位看官網友的談趣。


【明報專訊】大家過往或許都見識過如此一幕:一些江湖術士,在一些愚夫愚婦跟前,口中反覆呢喃一些符咒,便讓一眾如着魔一樣,信以為真,馴如羔羊。

這樣荒誕的一幕,竟然今天也在香港上映,所不同的是,原本下三流的江湖術士,今天卻換成了是高踞廟堂之上的特首,而在口中不斷反覆呢喃的,則由「嘛呢嘛呢空」之類的符咒,變成了「開誠布公」,堂而皇之的四隻字,而那些「梁粉」,也紛紛聞之起舞,在旁忙不迭的附和。關鍵是,大家會否又像那些愚夫愚婦一樣,信以為真,甘之如飴﹖

梁振英真的「開誠布公」?

在僭建事件中,梁振英三番四次強調自己「開誠布公」,那麼,實情又是如何呢?

實情是,當日最早被揭發屬僭建的玻璃花棚,梁當日透過候任特首辦,指是上手業主留下,但後來被《明報》的高空照所否定,被質疑公然講大話,終於,梁在上周五所發表的14頁聲明中,辯稱這是因為「記錯」。

常人如你我,前言不對後語,會被人不留情面的指摘是講大話,但特首,前言不對後語,則可以辯稱是「記錯」,還有身旁哼哈二僕不斷催眠別人,催眠自己的說,這不牽涉誠信問題。原來,「官」字真的是兩個口。

以後當大家被踢爆講大話時,也可「死雞撐飯蓋」的說,既然堂堂特首都可以「記錯」,我當然也可以「記錯」。

但更讓人不齒的是,原來他早已發現其 4號大宅內有一個面積 200平方呎的僭建地庫房間,並於去年 11月私自以磚牆圍封了事。問題是,6月 25日,《蘋果日報》曾正式向特首辦查問 4號大宅是否另有僭建房間,當時的候任特首辦於晚上 10時回覆,否認有此僭建。

之後《成報》跟進,候任特首辦再次「直指該空間並不存在」。由於封牆工作才進行了約 7個月,因此他不可能以記錯作為藉口,當被記者窮追不捨,又發現群情洶湧時,周一晚,梁振英唯有硬着頭皮辯稱:「僭建處理咗,個僭建就唔存在。」

原來,別人問你有否僭建,你可以理歪氣壯的否認,因為「僭建處理咗,個僭建就唔存在」,那麼:

•太太問你有否婚外情?你可以說沒有~~因為你昨晚已經把小三撇了;

•老師問你有否考試出貓?你可以說沒有~~因為你剛把貓紙撕毁了;

•警察問你有否偷東西?你可以說沒有~~因為眼見勢色不對,你已把本來拿走了的東西放回原處;

•別人問你有沒有偷食?你可以說沒有~~因為已經抹了嘴……

各位,原來這就是梁振英的所謂「開誠布公」。

現實原來真的可以如此大話西遊

都是林天悟君有先見之明,在梁振英還未道出「僭建處理咗,個僭建就唔存在」這樣的詭辯之前,林便於周一在《信報》撰寫〈香港有個大話特首〉一文,當中便打趣的說:

「《蘋果》的提問可能沒有註明四號大宅『古往今來』是否有僭建工人房,那麼梁振英大可以視為只問『現在』,他當時否認有僭建,事後大概可以這樣解釋:『我以為記者是問當時四號大宅有否僭建房間,由於那個房間去年已封住;換言之,記者查詢時的確實已經不存在,我只係基於最新的事實回答,並無刻意隱瞞。』」

結果,類似大話西遊的遊戲文字,竟然不幸言中,原來,真的會出現於現實政治之中,還要是出自堂堂特首之口。

梁振英真的「與政府部門全面合作」?

在僭建事件中,梁振英也三番四次強調自己「與政府部門全面合作」,那麼,實情又是如何呢?

實情是,周二屋宇署卻發表聲明,指出原來早於 6月 26日,他們的工作人員已發現梁宅士多房後的一幅外牆與批准圖則所顯示的不同,並四度發信要求解釋,但卻未獲回覆。

原來,這就是梁振英的所謂「與政府部門全面合作」。

梁振英就是如此無賴,但一日沒有普選,一日港人也只能徒呼奈何。

「開誠布公」成了催眠公眾符咒

這裏的最大教訓是,縱使有些人用一貫看似很誠懇的表情、誠懇的眼神、誠懇的語氣說話,我們不能因為聽到一些人不斷說自己「開誠布公」,便相信他真的是在開誠布公;說「與政府部門全面合作」,便相信他真的會與政府部門全面合作。這些人的戲法,便是把這些看似政治正確的說話,不斷在口中反覆呢喃,就像在念符咒一樣,企圖把別人催眠,也把自己催眠。

再者,若然真的開誠布公,是不會單方面定下規則,說往後有關僭建的提問,都只會以書面回答。這種方式有利於梁振英,機關算盡,左度右度,想出最滴水不漏的口供,用自己的語言,去道出自己只想說出的 part of the truth,到被記者步步進逼時,又可以推搪說「我的聲明已經寫得很清楚,我再沒有任何補充」。

賊喊捉賊 竊取大位

周二,羅范椒芬說大家別把問題看得太嚴重,不要把問題無限擴張,說成是誠信問題。不錯,僭建,本來不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事,但問題是出於梁振英在處理僭建風波中,一而再,再而三,嘗試以語言偽術來左閃右避,企圖心存僥倖,蒙混過關。

另外,問題也出於,梁振英在 3月的特首選舉論壇上,曾以僭建問題攻擊對手唐英年,直指那是涉及誠信缺失,卻原來同時梁也心知肚明自己也有僭建問題,卻眼睜睜賊喊捉賊,竊取大位。這些才是最讓人感到不齒的。

經過今次之後,我們終於看清梁振英原來是這樣的一個人,大家更要倍加警惕,因為,當梁振英口口聲聲說沒有「四大政治任務」(即實施國民教育、《基本法》23條立法、整頓港台、處理 2017年普選特首及之後的政制發展)時,大家聽了也不能鬆懈,信以為真,因為若然有一天他又再反口覆舌(就如以前說過「N屆唔選特首」一樣),他又可能再振振有詞的解釋:

•的確是沒有「四大」政治任務,因為有的只是「五大」、「六大」、「N大」。。。。。政治任務而已;又或者,

•的確是沒有四大政治「任務」,因為有的只是四大政治「義務」而已。

梁振英「開誠布公」vs.亞視「香港良心」

梁振英的那句「開誠布公」,以及亞視的那句「香港良心」,已經成了我們這個歪理乖張、指鹿為馬的年代,兩個最佳的時代印記。

蔡子強



梁振英 不停地說:「我開誠佈公 我開誠佈公 我開誠佈公
我開誠佈公 。我開誠佈公 。。。。。。。 Nth times!」


說一萬遍,說十萬遍,或更多遍,是否就可以成為符咒一樣,鍩入人民的腦袋,他哥兒真的有 開誠心 布公道 嗎?還是只得他自己相信 or
一眾”梁粉“在自我催眠中!


平時 嗜悲 會長篇大論,蒐集很多資料,長氣兼噚氣,但是我真的冇氣喇!今屆的特區政府:不僅最爛,只有更爛!更因為真的糜爛得臭氣薰天,臭氣襲人來,我唯有閉氣吖,因此冇氣再寫下去 。。。。。喇!



後記:
練乙錚 2013年 1月 29日在《信報》:

「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

梁振英 就 練乙錚 文章,發律師信指評論失實,促《信報》道歉。

重磅反水「梁粉」劉夢熊上周在《陽光時務週刊》的一個訪問裏投了一顆重磅深水炸彈,震撼之餘,不少不可告人的東西,瞬即浮出水面,呈現在大家眼前。

即時引 導公眾視線的,是劉說的「交人」問題,即梁及其軍師張震遠交不出當日梁稱受他委託替他驗屋查僭的專業人士名單,因為那些驗樓專家其實都是子虛烏有。劉認為 這是點到梁身上誠信問題的死穴。

不過,孤證不立,未有更多有關事實暴露之前,大家不妨存疑。況且,經過大半年來的各種公開表演,梁在僭建事上欠缺誠信,早已是不爭之實,捅出「交人」問題,港人的邊際收益,頂多是知道貴為行會成員的張震遠乃是協助梁欺騙市民、欺騙中央的共犯而已。

突把董建華擺上枱
然而,劉在該次訪問中和盤托出的,至少還有比「交人」這點或其他枝節問題重要得多的另外兩組信息。這些信息與劉的主要立論並無必然關係,劉這個「準污點證 人」在此二環節作假的動機不強;而且,信息涉及的兩位大人物,至今並無公開否認事件具體內容,因而比較可信。

兩組信息,其一暴露了紅色背景梁氏政權的不斷 黑道化。去年,梁營在劉夢熊牽頭、有前高官「梁粉」參與的「上海仔飯局事件」之後,迅速在形象上與黑勢力切割,相當成功;不料,前不久的挺梁反示威中,出 現黑道派錢計人頭的醜劇,傳媒報道人贓俱獲,梁政權的切割努力,就不顯得那麼有效。

這次劉提供的有關信息,更令梁與黑道之間的盟友關係無法掩藏。其二,則是因為劉把董建華擺上枱面,致令唐梁之爭背後金權板塊的政治輪廓,忽然變得清晰。下面先談後者。

梁營後面的政治勢力,到底是團派、江派,還是什麼派?這個問題一直以來說不清,連本地左派也摸不着頭腦,以至到了「選舉」很後期,還不知道怎樣押寶。

當初,港人以為特首大位乃「儲君」唐氏囊中物,不期殺出一個程咬金,出現唐梁對峙局面,而雙方背後各有其金主,盡皆擺明陣勢,並不遮遮掩掩,港人於是漸次 明白,這是要保住一哥地位的一線財團與欲取而代之的二線財團之間的一場你死我活攻防戰,而絕非北京為了準備若干年後搞普選而設的一次彩排(後一觀點已成政 治笑話)。

不過,在香港特定的政治環境底下,特首由誰當,一定深刻牽涉京港之間的「大政治」。在這些本地金主旁邊,還糾合了極具份量的京官及其黨內關係 網,再加上這些京官的經商家族成員把持的大大小小紅色財團,組成一個一個的政商三結合;這次特首「選舉」,其實就是最大的兩個這種由本地金、內地金、京官 權三者構成的金權板塊之間的政治鬥爭。

由於北京政治素來不透明,金權板塊的「權」那一面如何與黨內最高層的派系掛鈎,港人無從確切知道,只能根據當時的一 些已知事實大略推測:唐家與上海幫首領江澤民關係密切,因此唐後面是江派勢力;梁營聲聲「求變」,撐腰的可能是有改革傾向的團派居多。現在看來,這個當時 很普遍的二分法錯得很厲害。關鍵是劉夢熊在訪問中提到董建華。

江握手後有江點頭
過去,董氏給人的印象是個好好先生、老好人,中國好、香港好,除了民主派,其他什麼都是好,並無明顯派性;唐、梁二人,當時都是他的重臣,董氏對待二人, 理應無分軒輊。然而,劉在上述訪問竟無意中透露了董氏的強烈派性。

董支持梁,政界早有所聞,但劉提供的信息顯示,董這次不是簡單的表表態支持,而是全情投 入、死命支持。他對劉說:「夢熊,你支持梁振英,做得很好!有你幫振英,我就放心了!」董不支持老同鄉唐氏,顯然不是因為唐搞僭建暴露了。

此說的證據是: 後來梁被發現也曾多次偷偷搞僭建,董卻顧不了以前曾經公開要求主要官員注意品德必須「whiter than white」,關鍵時刻奮不顧身站出來替梁脫困,着港人勿拘小節、向前看。董氏此舉降格敗德不是重點,重點是證明了梁營背後也是江派;繼江握手之後還有這 個江點頭。

董氏下台之後,本應小心謹慎,脫離所有政治派別,專心一意為國家做外交方面的實事,以彌補一己過失;但這次再以江派身份積極干政挺梁,被劉無意中暴露了,也許會觸怒胡、溫、習,再惹麻煩,實屬不智。

唐、梁惡鬥而同屬江派,此點並不稀奇;歷代帝皇膝下有幾個兒子不和、各擁重臣黨羽互相傾軋的例子多的是;就算是毛時代,他下面派系也廝殺不斷,何況江氏? 江上台之後,改了黨章,大批黨員成為資本家,他眾多的手下、親屬,挾着黨國權力、資源和關係到香港覓食,泊哪個碼頭媚哪個金主,他無謂管,也管不着。

既然梁後面是江派而非團派,那麼他的政治前途在習近平上台之後就充滿變數。大家知道,董是江欽點上台卻給胡錦濤即團派打下來的;胡、溫對梁這位江點頭,大 概也沒很大好感,故梁得勝後首度上京面聖那次,胡、溫對他的態度半慍不火。若習上台而在江派與團派之間和稀泥,梁也許不難保住特首之位,做到2017。

但顯然年來的情況並不這樣發展;薄熙來事件之後,江派與團派惡鬥,習很快站到團派一邊。團派多次高調提反腐,江派掌控的《環球時報》卻推出「適度腐敗 論」,主張政府教導民眾養成接受「適度腐敗」的心態,以確保管治穩定;但習一上台,甚至不等今年3月兩會召開,就把反腐工作提升到首要地位,聲稱「老 虎」、「蒼蠅」一起打,也順帶打了《環時》一巴掌。

留意國內政治動態的人,還可以舉出多個類似的事例,說明江、習互鬥,刀光劍影;最近的一起,無疑是轟動 國內外的「《南周》事件」。《南周》元旦獻詞支持習提出的 「把憲法落到實處」 的口號,卻被江派中宣部官員粗暴抽起;雙方最後打個平手,江派在輿論方面卻輸一大截。

在香港,力推梁氏上台的中聯辦兩個領導,於去年底忽然倒台,一個下放 廣西,一個官貶澳門。兒皇帝頓失牯持,形勢如何,他自己知道。下一回梁到中聯辦,要叩見的,是一個比他年輕一大截的小伙子,真是情何以堪。

然而,更令梁氏不安的,無疑是替劉夢熊爆料的媒體《陽光時務》,據說與《南周》同一淵源,都有胡、溫、習的背景;大家若拿《陽光時務》訪問劉夢熊的原文看 看,便可知道,堂堂一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候選人,得到「江氏紅」中聯辦的點頭去馬之後,是怎樣「斥之乞來」、「呼之不去」,怎樣誠惶誠恐,怎樣卑躬屈膝打 哈哈擺和頭酒,最後得到黑道百分百支持,神一樣替他撐住了比唐氏高的「民意」,讓當時的中聯辦領導得以「名正言順」抬他上位。是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可說 是紅色父系與黑色母系結合的產物。

香港社會黑道化?
不過,北京當時的最高領導(胡、溫)不一定知道梁靠之上台的「民意」,背後原來還有這麼一筆。劉夢熊指梁氏犯欺君之罪,主要恐怕不是他說的「三個專業驗樓 人士都是子虛烏有」那一條;的確,僭建對北京而言,正如劉說,「小菜一碟」而已。

真正嚴重的欺君罪,乃梁氏暗地裏炮製了一個帶有廣泛欺騙性的「黑底民意」 ——技巧高得連本地一份高格調的知識分子報的高層,也給糊弄得暈頭轉向;而這個「黑底民意」,可能在北京作最後決策之時,起了作用。這是大得多的欺君罪。

香港有了這樣的一個怪胎特首,人們心中肯定產生很多疑問:特區政權往後的性質是什麼?今後五年,黑道將如何透過特首的回禮,悄悄影響香港政治、社會、經 濟?港人忍受得了?稍有良知的本地左派接受得了?(工聯會就有點受不了,認為「幾醜陋」;民建聯急急打圓場,看來還吞得下。

一眾政府內外的「梁粉」新愛國 則若無其事。本應最懂得「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這條德訓的前高官如羅范、葉劉,第一時間替梁氏擋駕;精英中的精英猶利令智昏如此,可問是什麼世道人心了?) 國際上,中國出了一個關鍵時刻靠黑道資源上台的特區首長,別的國家如何看待?梁氏外訪的時候,與別的國家、地區首長同席之際,別人會有些什麼眼光?(新加 坡和英國已經在鄙夷;台灣的民進黨肯定是笑死了。)

不過,笑罵由人,政治上最關鍵的是,新上台、據說要推一番清廉新氣象的習近平,如何看待這潭江派遺留下 來新鮮熱辣上海屎蘇州屎?受得了受不了?他若受得了,本國人民、港人會怎樣看他「海涵」一個染黑特首?外國政要又會怎樣看他的魄力、取向?回想解放前的國 民黨,由最高領導蔣介石起,都黑道化了,怎麼現在梁振英也同樣黑道化?香港在共產黨員領導下回歸到萬惡的舊中國去了?

兩組信息,兩個結論:其一說明梁營是江系裏頭的一個派別(而且只是一個少數派別,得不到香港的一線資本家支持,小圈子裏頭的千二票,靠了中聯辦擔當「黨 鞭」,還不過佔了689)。

其二揭露梁氏取得政權,一半靠黑道,未來的香港社會各方面必定因而逐步染黑。跟隨梁氏進入本屆政府的人,要知道自己在吃的是什 麼飯,吐出來看看是什麼個顏色,就會明白(頗令筆者難過的是,這些人當中,不少是筆者以前的朋友、好友、學生。)。

由大陸什麼派的人管治香港,對港人而言,分別也許不大;國內外很多人都認為江派是中國當今李鵬那派之外的另一最大貪腐派別,但說到底,大家還不知道習與江 在本質上有何區別。光說話不算數,還要看得見他怎樣行事。

另外一方面,香港黑道化,則香港有難了。當然,有可能劉夢熊也在此事上說謊;故首先應該在事實上 嚴格求證。允許立法會以各種有效機制向三個涉黑助選當事人套取材料是一個辦法,但其實效勢將因為保皇派的阻撓而大打折扣。

此外,因為當事人都是政協要人, 不排除還是黨員,組織上因而都直接受共產黨領導;由中共中央循黨系統對這幾個以梁為首的涉黑當事人在大陸某處進行「雙規」,也許是一個更有效的清查途徑。 但那要假定習近平是一個有所作為的人。




2月 8日《信報》發聲明:

敬啟者︰

自本報於1月29日刊出練乙錚先生文章「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練文)之後,外界提出了不同意見,我們特別為此重申練文中的幾個主要論點︰

一、練文所指「梁氏涉黑」是基於劉夢熊一方所言的假設性陳述及分析,並非指梁已經涉及黑道。

練文兩次提醒讀者,劉夢熊提供的資料不一定或未必完全正確。其中第二段︰「孤證不立,未有更多有關事實暴露之前,大家不妨存疑。」

另外練文中最後一段︰「當然,有可能劉夢熊也在此事上說謊;故首先應該在事實上嚴格求證。」

練文已再三提醒讀者,劉夢熊接受《陽光時務週刊》第40期訪問時提供的信息未必可靠。

二、練文還特別提出,有關涉黑是疑點,還需嚴格求證,包括由立法會負責向包括梁振英在內的有關人士套取材料。

三、中國大陸的法律,接受無罪推斷,官員接受雙規,表示有一定嫌疑,但不表示一定有罪,練文所指的是「如果涉黑,實可雙規」,是有前提假設的陳述,並不是說「梁已涉黑 應予雙規」。

練文提出討論的議題涉及公眾利益,而在論點鋪陳之間,已經慎重而清楚表明相關論據應該再經不同方式求證,不應輕率達成任何結論,這是我們希望鄭重說明及解釋的。

本報管理層、編輯部及文章作者並無指稱梁先生已經涉黑,若因文章而引起讀者對梁先生產生不公的結論或引來不便,我們謹此致歉。

信報編輯部




值得注意是閱讀後,覺得《信報》只是向讀者引起他們的不便道歉,而非向 梁振英 道歉。




伸延閱覽:
梁振英僭建醜聞停不了 赤柱大屋疑建二千呎密室 AM730
梁振英的符咒:開誠布公 開誠布公 .....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次佳選擇


6 comments:

laulong said...

唉,態度侷促,叫人有不忍觀之態!

香港真沒有乾淨有才之人乎?

Anonymous said...

SBB:

That sounds bad. It appears Mr. Leung has been caught so many times spinning the "facts/half-truths" that there is not much credibility left in the minds of many HK citizens.

For elected officials, the best course of action when being caught is not to cover up. Eventually the media and ppl are going to find out and the oppositions and critics will have their field days!!!!

A course in (political) communications will help :O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現時五六十歲的一代,都是打拼出來的,他們勝木識得轉彎,也即是香港自豪的所謂懂得執生。多年前法治精神不強,在之前用盡可動用的漏洞,加上灰色地帶太多,但想也想不到最後會從政,麥齊光就是寫實的例子!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I learnt that Toronto mayor Mr. Bob/Rob Ford was accused for some mishandling of small money before he became the MAYOR,HE was ousted but our CEO Mr. CY Leung stays despite numerous BIG lies!

Anonymous said...

SBB:

The mayor of Toronto Rob Ford was "ordered" by a judge to leave office because of a conflict of interest rule, even tho he has denied any wrong doing. I wonder who has the authourity to order Mr. Leung to resign.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 Thank you for your input about Mr. Rob Ford,from nowhere I can understand more about Ford's case!

As for our HKCEO CY Leung,I guess whoever pushed him up the throne will not accept the misjudgement (losing faces). So CY is quite safe no matter how much lower his popularity and he is not going to be dethroned,that is/was the sadness for all HKSAR citizens!

Even the repeating 2003 JULY 1st,some 500 thousand people came out marching,NO change of CY‘s governance,the same thing will not happen twice from the super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