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July 17, 2012

大舖位都要話滄桑

大舖位都要話滄桑




初初學人家寫網誌時,有篇舊文說我羨慕《田園詩人 陶淵明》:


【舊文】打工仔受人二分四﹐哈哈哈! 呢個二分四個來源不知﹐但相信意思是指微薄的薪酬罷!

辛苦努力工作換來微薄的收入﹐又要預留下一筆準備交稅用﹐否則到時又要張羅﹐在儘量避免額外借貸﹐每月扣除基本開支﹑供樓﹑供車﹑預留稅款後﹐所餘無幾。

究竟香港人咁努力賺錢﹐有幾多是貢獻畀的大商家大銀行﹐我無資料。但衣食住行﹐柴米油鹽﹐通通或多或少掌握在財團 Conglomerate 虎爪中。

就拿買包鹽﹐點解咁貴? 除了零售商的人力外﹐燈油火蠟(大公用事業商)﹐運輸要電油(油商)﹐鋪租(大業主)﹐批發商(大商行) 等等! 鹽的售價是生產成本的幾多陪呢? 我相信九十九個巴仙入了大財團 Conglomerate 虎爪中﹐ 打工賺錢其實就是供養大財團 Conglomerate。

如果能夠反樸歸真﹐學學 陶淵明﹐不為伍斗米折腰﹐歸於田園﹐簡簡單單﹐起碼不需貢獻給大財團 Conglomerate!



我等小市民為求方便,購物很多時都是幫襯三大超市,搵吃就幫襯三大快餐店,而小商戶就受到擠壓,被逼出商場和現有的舖位,皆因將舖位租予大集團,業主不但可以增加租金,兼且業主不用害怕欠租的保證。


只要不去某小商店些少時間,再去之日便已經店去人轉,人面全非,換了招牌裝過修,很多時變成服務自由行的商舖。這個現象不限於小舖位,原來連大舖位大集團的店鋪,也要經歷經營成本,慘受到業主壓力,而需要作出取捨。


某週末 嗜悲 安步當車,由舍下步行前往老家,會合老爸老媽飲茶吃點心,怎知經過 模範里,又發現到物換星移。本來,長駐頗久的”大家樂“變了做”美心“,而”惠康超市“,就劏開成為”星巴克“和”Marketplace 超市“,哈哈哈!





從”谷歌地圖“的街景功能,模範里 樂基中心(GOOGLE Map) 仍然顯示出,舊景的 大家樂 和 惠康超市,轉變之快,連谷歌地圖都跟不上!


由於寫字樓 Office 東移到 太古坊 後,那一帶本來的工厦經多年來,不斷重建成商業樓宇,附近的小商店不見了,都通通換了新裝,如今更再向西一點發展,把近 模範里 到 健康東街 的英皇道北面的工厦,都改成了商廈,把這一帶的住宅樓宇地下舖位商鋪帶旺,成為上班族的消費熱點,引來大集團加入分一杯羹。


這一帶的消費能力增加,變成 快餐集團 和 超市集團 必爭之地,連高檔咖啡店 星巴克 也開了店,對抗在附近開了的 Pacific Coffee,小商戶怎會有競爭的能力呢?





大家樂 和 美心 屬不同快餐集團,競爭激烈不在話下,惠康 與 Marketplace 同屬 diaryfarm 牛奶公司,今次是換了品牌再分一杯羹,星巴克 和 Pacific Coffee 就要互爭中產一族”高檔“咖啡市場佔有率。


樂基中心 的位置,本來也是工厦,改建成商廈是屬於 恆隆的。大家樂 是因為生意不佳,不願長守下去,還是因為加租後,利潤下降不想再守下去。又有可能 美心 見到生意暢旺,願意交出更高過 大家樂 肯付出的租金,最後靚位落入 美心 手上,互相競爭之下益了 恆隆。


至於 惠康 的舖位劏開了給了 星巴克,面積縮少了並改了品牌,由 marketplace 取代了 Wellcome 經營超市。香港的 星巴克 是由總公司控制,與經營 惠康 和 marketplace 的 牛奶公司,沒有從屬關係。


牛奶公司 把 corner 靚位讓了給 星巴克,是 恆隆 的市場策略,還是租金和面積的取捨,牛奶公司 最後寧願縮少了面積,改由 marketplace 繼續經營下去。不論,是何種 scenario,租金成為大集團的經營成本的一巨塊,這個事實是沒有錯誤的。


租金成本增加了,自然是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就算一時未有加價,都只是大集團為了搶奪市場佔有率,而暫時維持原價,之後就可追加回,總之最後羊毛出自羊身上。


消費者要承擔昂貴的貨物服務價格,補貼大集團付出高昂租金,支持大集團追求的所謂“合理”利潤,即是大集團的股票持有者,能夠收到大百分比的股息,也即是炒家們可以炒大集團的“盈喜”或“盈警”從而獲利,交易所的股票升值,政府高收股票交易印花稅 。。。。。這是由個人消費而引發一連串的經濟效益!


就如食物鏈的境況,猛獸吃大魚,大魚食細魚,細魚吃蝦毛,蝦毛食浮遊生物,一層吃一層。我等小市民,就是最底層,被上層為所欲為,剝削得淨盡,哀哉!



為了應付生活消費,我們豈止為伍斗米折腰 。。。。。。。


唯有閒時念念 陶潛 詩句:


歸田園居詩五首(之一)陶淵明

少 無 適 俗 韻,性 本 愛 丘 山。

誤 落 塵 網 中,一 去 三 十 年。

羈 鳥 戀 舊 林,池 魚 思 故 淵。

開 荒 南 野 際,守 拙 歸 園 田。

方 宅 十 余 畝,草 屋 八 九 間。

榆 柳 蔭 後 檐,桃 李 羅 堂 前。

曖 曖 遠 人 村,依 依 墟 裡 煙。

狗 吠 深 巷 中,雞 鳴 桑 樹 巔。

戶 庭 無 塵 雜,虛 室 有 余 閑。

久 在 樊 籠 裡,復 得 返 自 然。




在香港又有幾多個可以學 陶潛 反樸歸真﹐學學 陶淵明﹐不為伍斗米折腰﹐歸於田園﹐簡簡單單﹐起碼不需貢獻給大財團 Conglomerate 呢???I doubted!


哈哈哈!因為幾個大舖位換了經營者,因感概而伸延道:『大舖位都要話滄桑!』想不到竟然可以發展成長長的發噏風。好了!到此為止,謝謝你的閱讀,請請!



伸延參閱:
鰂魚涌模範里 Google map



我的舊文:
田園詩人 陶淵明
小舖位再話滄桑
小舖位話滄桑
小商戶的困局
太古坊的人羣

2 comments:

laulong said...

都是股份化,上市惹的禍!

the inner space said...

兄台是說政府把公共屋邨的商場停車場物業證券化? 創立 REIT 領匯 The Link 前,傳聞曾被由鄭經翰支持的無名老婆婆,要求司法覆核而擱置。

最後都取得上市,但卻放手管理不力,讓控制權漸漸落入商團手中。之後,商團轉換了管理層,為了追求利潤,而作出商業決定,引入大集團,趕絕小商戶。

這只是依遁一貫私人發展商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