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February 09, 2012

輾轉反側

輾轉反側



今晚”嗜悲“鮮有的失眠,皆因“嗜悲”腦袋轉數慢,臨瞓落床前,突然冧到啲嘢,就在床上繼續”腦轉“,輾轉反側,結果就造成失眠!


我是否中產?
嗜悲一向自認識基層的草根,知慳識儉樸實無華。早年出道時學到的花費陋習,經已隨着歲月改掉。況且嗜悲未娶又無兒,這當然有個好處,便是一個人搵錢一個人使,沒有攤薄收入,累積起來朋友說我,可以高攀上做中產。


Income Statement 上,除了衣食住行開支,和給父母飲茶旅行費用,沒有其他經常性開支,又本身極有 discipline 去儲蓄投資保值,只偶然有數項,被批評是嗮錢 on 一些 small gadgets 是例外。不過嗜悲只敢承認是最最最底底底層的中產!




財政司堪我於不義!
中產們嘈足政府多年,鬧盡幾屆財政司,在每年度的“筆窒”,都忽略對中產的財政寬免援助。梁錦松時代加薪俸稅,為了赤字預算還向中產開刀。


經多年來的爭取,曾俊華剛剛在今屆政府最後一份“筆窒”,豪摘八百億用來箍緊中產的民心。對!中產多年的訴求,終於得到回應。但財政司卻沒有對低下階層,尤其是N無人士施出援手,在通漲高企的年份,作出紓困的措施。


我看 Cable 的新聞,有位單親母親嗚咽地向曾俊華哭訴N無階層之苦,社工反而提議她辭工攞綜援,而財政司卻講出冰冷的例牌答覆。另一位市民諷刺曾俊華的長遠政策是:「明天會更好?今天過唔到呀!」真是聞者傷心。再有一位市民話:「捱生捱死就無雙糧,綜援唔使做就年年有雙糧」。


中產們經年向財政司很多要求,卻並不包括 cut 掉對弱勢社群基層草根援助,尤其是他們最希望的金錢津貼。顧此令我感到雖然收到貨後滿意,反覺得受之有愧,並感到遺憾。財政司此舉,不但是分化香港社會,撕裂香港各階層的和諧,還坎我這個底層中產於不義,弱勢N無草根階層仇富仇地產霸權,經此一役再仇埋中產!



修正資本主義
雖然在中區上班,但嗜悲甚少行去HSBC總行方向,前幾日偶然要去 Prince Building,順便去行行順便探訪,一班佔領HSBC地下,見到在此紮營與菲傭們分庭抗禮的“佔據華爾街”族人,我沒有和他們交談,只是巡一巡就鬆人。


令我思考的是,在“資本主義”下的自由,甚至政府和監管機構放任,於過去二十年,讓財金機構用盡醜陋的財金技俩,洐生工具氾濫,non balance sheet items 充斥,令到投資者放債者監管者,沒法有效評估財金機構的資產與負債。


既然資本主義資產階級剝削工人階級剩餘勞動力,而共產主義就沒有了私產的 incentive,造成做又36唔做又36,而缺乏積極性。當年中共和蘇共,毛澤東和赫魯曉夫,互相批闘修正主義。


奧巴馬之前國情咨文演說中,不會再為失當失敗的財金機構埋單,並加強對金融業加強管理,還要增加向資本增值抽重稅,這是否就是“修正資本主義”的來臨呢?至於歐盟歐元諸國,是否就是借着改革,蘊釀出“修正資本主義”呢?還是只能修修補補有嚴重缺陷的資本主義。


還是尚要等候一個偉人思想家出來,提出”修正資本主義“or 建立一套全新的思想,全新的主義,全新的制度!





嗜悲至今,尚未有答案,橫豎瞓唔着,所以我趕快起來,寫下來記低先!



仲喺瞓唔着覺,就隨手拿起 2月7日 AM730,有篇C觀點
【AM730】近年,政府在制訂財政預算案前都會先諮詢民意,以示會盡量照顧市民的需要。這種安排往往提升了市民的期盼,變成順得哥情失嫂意,一樣引來很多不滿。

以去年派錢為例,人人有份,份份六千,已是再公道也沒有了。但一樣遇到大量指控,說政府不懂得善用資源,沒有把錢花在社會最需要的地方。但預算案並非只有派錢的部分,還有按社會的經常性需要作資源分配的內容。只是政府覺得盈餘並非來自經常性收入,所以不敢增加經常性開支,只能把盈餘用在一次性的項目上,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派糖」。

若果不設法改變政府對經常收入所作的定義,根本沒法增加政府的經常性開支,很難可以把這些盈餘用在長遠規劃上。如果社會又反對派糖,那政府就只會把盈餘撥作儲備,對市民更沒有好處。

不過,若然要派糖的話,則沒有比按人頭等額派現金更公平了。可惜,去年政府派錢受批評之後,今年改為退稅、免差餉、免公屋租金、增發額外綜援等;其實一樣是派錢,只是更不公平吧了。

退稅只益了有交稅的人,香港大部分人都不用交稅,退稅又益了收入高的那批人。至於減免差餉,則益了業主,益不到租客。因為住宅的差餉大多由業主負責繳交。此外,社會上還有一批N無人士,他們沒有申請綜援,又未輪候到公屋,結果甚麼也分不到。


但不知為甚麼,輿論對這些令富者愈富的「派糖」方式卻不批評得那麼狠了,好像政府只要不直接派錢就是了,而不理會今次的做法其實比上次更不公平。這樣水平的輿論,準則不一貫,根本沒有參考價值。我這種說法好像政治不正確。今天香港不是崇尚民主嗎?怎可以說民意沒有參考價值?但民主並非要政府事事都跟着民意去行,這只是民粹主義吧了。

現行的民主政制,基本上只是一種代議政制。即每隔一段時間,人民就有權重新選出自己的代理人,再由這些被選出來的精英分子,在議會內商討公共事務,為人民制定公共政策。若果每次都要徵詢民意,不如每次都公投算了,何必選人代議。

政府的財政預算非常複雜,要照顧的層面非常多,一般小市民未必能掌握全局的情況與社會的長遠利益。政府不能做黃大仙~~有求必應,這樣只會迷失大方向。我並不反對政府要了解民意,但不能甚麼都順從民意。政府必須有持之以恆的公共財政準則,並積極向市民解釋制訂這些準則的背後理念。孫子說:「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服。」就是這個道理。



曾蔭權的夕陽政府沒有作為,曾俊華做的“筆窒”更是沒有擔當,利用大額的盈餘作出長遠的規劃,尤其是沒有直接扶貧。不過很可惜,今年的反對聲音卻沒有去年那麼大和響。


施老闆批評:『但不知為甚麼,輿論對這些令富者愈富的「派糖」方式卻不批評得那麼狠了,好像政府只要不直接派錢就是了,而不理會今次的做法其實比上次更不公平。這樣水平的輿論,準則不一貫,根本沒有參考價值。』


若有長遠的扶貧規劃,建立中央公積金制度化,讓香港市民享有全民退休保障,我同意不派錢!但曾俊華沒有膽量沒承擔,敢把這個承諾帶落給下一屆的特區政府,那麼他老兄就低低地B,再派多一年錢,例如:派八千元吧!


去年已經派過一次六千,不論政府和銀行的電腦軟件經已存在,不用再花費 R&D 開發軟件,因此行政費用上,應該可以大幅調低,若留下來不用,反而浪費了資源。


算了吧! 終於我睏了 。。。。。我去瞓嘞!


後記:
曾俊華說通過了今年的預算案,就考慮會否加入下屆的特區政府,OMG!



伸延閱覽:
訂預算案要跟民意嗎?



8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嘩,你瞓唔著個腦真係發發聲喎^^

laulong said...

嗜悲要嗜喜喇!

治大國如烹小鮮,不容易的。至於像曾俊華哩啲咁嘅廢人,能上到咁嘅位置,仲話下屆可能仲做,可見政治哩家嘢真係要幾荒謬就有幾荒謬!

Anonymous said...

評論預算案不能單看稅項寬免和所謂「派糖」的部份,還要看龐大的總體開支部份。稅項寬免和「派糖」的部份,只涉及380億,但政府下年度的總體開支為3,937億,其中教育600億(增加7%)、醫療衞生450億(增加8%)、社會福利440億(增加9%)、基建620億,等等。當中醫療和社會福利開支受惠的大都是基層,必定包括所謂N無人士。事實上,曾俊華就任財政司長的過去5年,政府總體支出增加了70%。

又美國、日本、以致歐元諸國的危機,並非因為金融失控,而是因為人口老化、福利開支過大和政府缺乏財政紀律所致。

potato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以便兄: 歡迎新年後第一次來訪!小弟腦袋轉數慢個 pitch 唔算高,發聲都只是低音啫!

wikipedia:Pitch is an auditory perceptual property that allows the ordering of sounds on a frequency-related scale. Pitches are compared as "higher" and "lower" in the sense associated with musical melodies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對對對!以曾司長之才,連當一間 Medium Size 小店長,都支支黜黜,左支右黜。要他處理特區的財政,唯有經過深思熟慮,都是這般水平。最弊端是他和他的老闆,都是自認聰明聰敏過人,要當救世主拯救世人,普渡眾生,怎不令 Space 不能嗜喜,總是嗜悲,悲觀個悲!

the inner space said...

Potato welcome in 歡迎光臨!Very Sorry! Space不能苟同兄台的說法。兄台所指:“當中醫療和社會福利開支受惠的大都是基層,必定包括所謂N無人士。”

Potato兄你想N無人士大病一場咩?平時小病都是去看門診急症專科門診 etc etc 喇,平均無增加到政府負擔。醫療衛生撥款450億(增加8%),N無人士要受惠又真正得到增加8%醫療衛生益處,相信N無人士要大大病一場,或是得閒去睇多幾次門診去多visit吓急症室。若2012年內N無人士,全年無病無痛平安度過,咁又點直接受惠到呀?有甚麽直接得益呢???

間接受惠呀 how to measure?

the inner space said...

moreover Potato兄,社會福利440億(增加9%),N無人士無攞綜援,咁有咩社會福利呢?想要社會福利,要社工來做家訪平息夫婦爭拗?要社工來輔導雙失青少年兒女呀?去 food bank 攞罐頭,每日食足三餐,一個月90餐都是吃罐頭,全沒有新鮮餸菜吃?

potato兄,N無人士一家和睦,兒女懂事聽話,無需要社工輔助,唔食罐頭食物,咁要得到直接的社會福利是那邊方面呢?一時想唔到!

N無人士,即無住公屋、無交稅、無差餉、無電費戶口、無領綜援市民。還可以加上無病無大病的市民,無需社工幫助的市民,無想每月吃足90餐罐頭的市民 etc etc。

Potato兄醫療衞生450億(增加8%)和社會福利440億(增加9%),都被通漲蠶食去了,還有是港元鈎美元購買力弱,藥物貴了高過平均通漲率。

基層所得益處有沒有8%9%增幅!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Potato兄所指:“美國、日本、以致歐元諸國的危機,並非因為金融失控。” 實在不能明白金融失控,與政府and監管機構放任,之間的大分別,願聞其詳。

小弟寫:“政府和監管機構放任,於過去二十年,讓財金機構用盡醜陋的財金技俩,洐生工具氾濫,non balance sheet items 充斥,令到投資者放債者監管者,沒法有效評估財金機構的資產與負債。”

不需要講如今 derivatives products 洐生工具,真的月月新日日新,新到吸收明白都來不及!

淨是講美國的 Subprime Lending 次按,經已罄竹難書。美國的金融監管機構,竟然容許subprime lending 存在,加上可以extended to such 如此廣泛。

到了2008年爆煲,牽起全球一場金融大風暴,之後美國歐洲都沒好過。相信 Potato兄比我更清楚明白,不贅了!

當然我是同意兄台說:“人口老化、福利開支過大和政府缺乏財政紀律所致。” 這都是 facts 還加劇了 PIGS 歐豬四國的惡劣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