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April 03, 2010

讀書偶拾



近日少了寫"博", 多讀刊物書籍, 偶然讀到三段, 想和各位分享, 卻都是從 李怡 的第三本結集"思緒"讀到的。

糊塗論語 ~ 畫家黃永玉

李怡一次參觀畫家黃永玉的畫展, 後者在其中一幅畫寫下: 「小樹苗長大以後, 嫌那護持它成長的木架子有礙觀瞻(大意)。」

李怡寫下: 「子女長大了, 有嫌父母有礙觀瞻的; 一個人名成利就了, 有嫌糟糠有礙觀瞻。。。」

SPACE 曰: 孩子到了一定年齡, 都愛甩開父母家長的手, 但到一定年齡卻都愛拖著異性的手, 但之後又再甩開了。 做父母的, 也曾經在自己兒時, 在自己年輕時, 也曾做過同樣的罷。



明理之言 ~ 傳媒人陳志雲

李怡一次讀到在生果報的訪問陳志雲稿子, 陳說:
「道德是要來提升自己的標準, 不是用來鞭撻別人的兇器。」

李怡借此重提了, 克林頓總統的性醜聞, 和負責調查的 Kenneth Starr, 及其後撰寫的 The Starr Report 史塔報告書。


SPACE 曰: 陳總這兩句, 比起「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強得多喇!



戰爭與和平 ~ 英外相文禮彬

李怡引文禮彬:「雖然我們打贏了戰爭, 但要贏得和平卻更困難。」

李怡說文禮彬是用來形容伊拉克局勢, 是近年少有的一句極富有智慧的話。

SPACE 曰: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予性好讀書, 當然愛讀書刊報章, 進入文字的世界國度 dimension 空間漫遊, 但是如先賢 《莊子‧養生主》說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


予的第一語言是廣東話, 可惜用廣東話所寫作的不能是正統的中文, 顧此讀報章書刊其實是另一方言北平話, 又稱國語, 或普通話。 加上第二語言英文, 暫時可算通曉中英文, 可以讀明中英文書刊報章。


不過凈是中英文的讀物, 每刻, 每時, 每天, 每月, 每年出版的書刊報章, 恆河沙數, 如天上繁星, 又怎能以有限的生命, 讀過無限的文字呢? 以前有本"讀者文摘" 是伴我成長的刊物, 不過長大後已經沒有訂閱, 聞說 reader's digest 《讀者文摘》面臨財政困難,於2009年8月同意申請破產保護。


生命有限, 那唯有靠讀作家們的文字, 和尋找借來資料, 希望在有生之年, 可以得到更多文字上的樂趣!


後記: 近日讀報有位女士梁幗馨, 她寫落以下文字。

梁幗馨臨終向傳媒傳達以下一段說話﹕
「『刀槍能夠殺人,筆墨可以救人,人類的社會因為有了傳媒才真正溝通成為一個體系。試想過去人類的歷史社會在未有傳媒的時期,人類的社會是多麼的黑暗,人類的認知是如何單薄。

各位傳媒朋友,請繼續你們有建設性的工作,只要你們秉承良知,人類社會就會因傳媒而進步。

我懷念你,我會在另一個世界向你揮手。』」


人總是人, 由其是有權, 有勢, 有財, 又有才的人, 在文字上可以很瀟灑, 又有幾多個, 能夠真如此瀟灑呢?


伸延閱覽:
李怡 維基百科
黃永玉 維基百科
陳志雲 維基百科
文禮彬 David Wright Miliband 維基百科
《讀者文摘》Reader's Digest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書 N 書
Believe it or NOT
花兒都往那裡去了?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10 comments:

微豆 Haricot said...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is and your other blog articles which I read :)

>> ... 但到一定年齡卻都愛拖著異性的手, 但之後又再甩開了。
Well, there are lovers who grow old together and still hold hands.

>> ... 「道德是要來提升自己的標準, 不是用來鞭撻別人的兇器。」
Sigh ... Many ppl put other down in order to "raise" their own so-called worthiness.

>> ...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I left my comments on your referenced article WHATFG

Have books, will travel !!

新鮮人 said...

要說出她那段話不在於是否有錢有勢,
只在於有心有膽色,
人到死了時,
有什麼不可以說出來呢?
你、我、他縱然不是有勢有錢,
只要有心一樣能夠說出,
就是在今天也可以。

她那段話一樣可以放之於任何人身上,
今天網絡發逹,
人人都有自由在blog、論壇等地方發表意見,
但卻不可以不露身份,
大量信口開河、偏激的言論出現,
他們叫這些做言論自由,
但卻忘記了權利和義務是要亙相平衡的,
權利不斷擴大,
但卻少有人對自己的言論負責,
他們不知道只是隨便一句便可以傷害到不少人,
更可以影響到不少人的思想,
對社會可能做成不良的影響,
這個趨勢很不平衡,
很不健康!

the inner space said...

Well Hari big brother

Have books, will travel !!

讀萬卷書 是否如同 行萬里路? or vice versa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三年多前, 我由文字空間, 轉移到網絡空間, 兩個空間都是虛擬的。 前者全靠想像, 後者雖有互動, 但人物卻是虛擬的, 也靠想像, 虛擬各人是甚麼貌樣。三年後如今重回文字空間。

Well 各位各有自己的"阿凡達" 我叫嗜悲, 你叫新鮮人, 他叫微豆, 她稱小朱, 還有還有。。。。 至於那位代表王先生, 這位代表林先生, 還有還有。。。。 梁先生, 唐小姐, 何小姐 and so on 。。。。 !


至於文責這課題容後有機會再談罷!

macy said...

space

梁幗馨不就是狄娜嘛.

能在有生之年, 多進入文字世界, 只是盡其能力與時間, 又不是要征服它, 能覽閱多少就多少吧.

以往我們都只接觸圖書館, 書店, 報章及雜誌的書刋, 現今網絡世界把'無限'變得更廣更濶了, 而且素質參差, 得花不少時間去選擇.

年少時常常被迫去探望叔婆, 在她的家不準看電視, 而刋物只有《讀者文摘》及某報章. 那時的一個下午就是靠它來打發了.

"做父母的, 也曾經在自己兒時, 在自己年輕時, 也曾做過同樣的罷。" 人生命裡就是經歷著這種循環嘛.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姐:
文字的 "dimension" 空間, 或是腦海中, 在讀文字(如小說, 報章新聞, 詩詞 etc etc)時, 所產生的思想或是幻想, 是第幾度空間呢?

記得看過套科幻電影(可能是外國電視片集), 有個電子機器, 當一個人因閱讀而產生的思想或幻想空間, 其他人可利用機器, 進入同一空間。 一齊經歷過程, 有驚險的, 有浪漫的, 有感性的, 有勵志的 etc etc!

微豆 Haricot said...

Space:

As I mentioned in one of my blog articles, FIRST LIFE is the physical world while SECOND LIFE could be the virtual world. However, both worlds are REAL and they affect each other. Just think: How many wars and revolutions, past and present, are due to conflicts in political, religious, ethnic, and/or cultural thinking of the warring countries or peoples??!!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10/03/first-life-second-life.html

微豆 Haricot said...

Space:

>> ... 讀萬卷書 是否如同 行萬里路? or vice versa?

I believe they are not exclusive of, but rather complementary to each other. That's why I often read abt a country both BEFORE and AFTER a trip.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
Nobel Prize winner John Nash suffered from Schizophrenia his second world was REAL or IMAGINATIVE? IT was his gift or his sickness?

Wikipedia:John Nash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古語有云:“足不出戶能知天下事!” 又曰:”秀才不出戶,能知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