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司徒雷登



一個頗熟識的名字,突然出現在報章上


原來 司徒雷登,這位前美國駐華大使,死後四十六年,遺骨卒之移葬出生地,中國浙江杭州。


新浪網美國前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原留在美國的遺骨盒,十七日由傅涇波之子傅履仁恭奉,在美國國務院派員的護送下,安葬于浙江省杭州市安賢陵園。司徒先生雖然未能如願回歸燕園與夫人合葬,但安眠在父母身邊,也可以了卻這位杭州榮譽市民,魂歸故里的心願。


司徒雷登 John Leighton Stuart, 1876年出生於中國杭州,1962年逝世於美國華盛頓,46年後遺骨(一說骨灰)安葬于中國杭州半山安賢園。 他是美國傳教士,他是燕京大學創始人,他也是前美國 1946年 至 1949年的駐華大使。


對於司徒雷登出任大使的期間,是頗具爭議性人物。1946年7月11日出任美國駐華大使,任期恰好是整個國共內戰時期(1946年 至 1949年),同時仍擔任燕大校務長之職。


維基百科記載:『既是政客又是學者,既是狡猾的對手又是溫馨的朋友』。不過,作為一名外交界的新手,卻要應付當時複雜的國內外局勢,一廂情願地希望能將二戰結束後的中國引向和平建設的方向,當然,他的努力既不可能被國共雙方所真正接受,也未得到美國政府的信任。一些評論認為,司徒雷登在政治方面過於天真,是一個失敗的外交家。

1949年4月,共產黨軍隊攻佔南京,他沒有像包括蘇聯在內的外國大使一樣隨國民政府南下廣州,而是堅持要留在南京美國大使館。直到8月2日,司徒雷登才被迫離開中國返美,隨即退休。據說在他離開中國前夕,曾經和中國共產黨高層秘密接觸,也打算前往北京磋商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事宜,但是被提前召回,未能成行。

8月8日,新華社播發了毛澤東的《別了,司徒雷登》,將他作為美國的象徵而極盡諷刺,說他是「美國侵略政策徹底失敗的象徵」。這篇文章還曾經被收入中學語文教材,「司徒雷登」這個名字在中國成了聲名狼藉和失敗的代名詞。因此在1949年後成長起來的中國大陸人中,普遍知道司徒雷登這個名字。

回到美國後,他先被國務院下了「禁言令」,後來又被麥卡錫主義者騷擾。患了腦血栓,導致半身不遂和失語症。于1962年9月19日在華盛頓病故。他一直希望能夠將骨灰送到中國,埋在燕京大學校園內。



認識 司徒雷登 是少年時代,在圖書館借閱一些 半傳記,半野史,而多是老作的小說形式,又曰是秘史的書籍。有講他和毛澤東的交手經過,有說他和 蔣介石 和 蔣宋美齡的恩怨,司徒雷登周旋於共產黨、國民黨、和美國華盛頓之間的,外交、軍事、陰謀陽謀,充滿予疑我詐演義式的文字。


國共闘爭一世紀,由清黨行動,到貌合神離的共同抗日,日本投降後再逐鹿中原,美國的微妙介入,由支持國民黨到放手不理,至國民黨避走臺灣島嶼,已經差不多六十年,由初期的反攻大陸,到偏安集中發展臺灣經濟,再經民進黨的臺獨思潮,到如今的馬英九推動不統不獨,海基海協兩會重新互動,陳雲林訪臺灣變成祇訪臺北,不談政治集中兩地民間經濟領域的交往。


由于一中分隔臺海兩岸,國共相闘的一段中國的近代史,沒有一個客觀的史實,再加上美國利用國共之爭,來搵著數的國策,這個歷史懸案,不知道何時才供諸於世。


2 comments:

Agnes Tse 艾麗絲謝 said...

章詒和在"往事並不如煙"(最後的貴族)提過, 因校長"特務"司徒雷登賞識的關係, 在燕京大學畢業的羅儀鳳(康有為外孫女)在文革後期受到牽連, 受盡委屈死去.

the inner space said...

Agnes,
知道有這本『最後的貴族』,但沒有購買詳讀。
民化大革命中,盡是扭曲人性,
當中有很多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