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June 21, 2007

唔做就唔會錯文化

唔做就唔會錯文化



做得多﹐錯的機會﹐也就會相對較多﹐唔做就唔會錯﹐在數學上有統計學或然率﹐都是談這問題﹐不贅!




看TVB新聞片點擊上圖 或 看片


渾渾噩噩之流﹐尸位素餐之輩﹐捨本逐末之徒﹐充斥在各行各業﹐有的坐擁高位﹐那麼在行政管理上﹐又何如?



看TVB新聞片點擊上圖 或 看片


距七一祇十天﹐你話曾蔭權早前已經提交中央批核的特區新一屆主要官員名單﹐原本有冇「廉政專員」羅太? 真的是突然? 是棄車保帥? 我相信是早已步處多些﹐等到今天才一單一單出來﹐為新一屆管治班子﹐開估!



看TVB新聞片點擊上圖 或 看片


潮流興問責! 「問責」這兩字,近年常常聽到。



看TVB新聞片點擊上圖 或 看片









後補資料:

2007年6月23日
中央任命治港新班子



點擊上圖放大


2007年6月22日
【明報社評】認清教院風波本質 公僕情緒毋須過敏

羅范椒芬因為教院風波,被調查委員會裁定為「不當干預學術自由」,黯然辭職,提早退休,這件事觸發公務員隊伍一些情緒反彈,有人認為羅太「揹了政治黑鍋」,惋惜以外,流露出替羅太不值之情;也有人說羅太是「多做多錯」招禍,日後公務員為了明哲保身,難保不會出現「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工作態度。我們認為如果出現這樣的情,對於施政品質肯定有不利影響,政府要重視事態的後遺症,做工夫消除公務員的疑慮。

包括我們在內的不少人都認同羅太工作充滿熱忱、勤奮、投入,但是,我們不應該因而罔顧教院風波的本質:主要是羅太在工作過程中,因權在我手,予人唯我獨尊的感覺,而且不自覺地干預了學術自由。

羅太在〈我的辭職決定〉中,提到「如果我的辭職能夠引起社會人士對香港畸形政治生態的討論和反思,也可以說是我作為香港公務員的最後一份貢獻」。羅太未有進一步闡述,我們不知道她把教院風波與政治、而且是畸形政治生態連繫起來,究竟何所指。

調查委員會公開運作,透明度甚高,目前所有證供都未顯示教院風波與「政治」有任何關連,政黨、教育團體無介入,教院校長莫禮時和前副校長陸鴻基並無組織師生與政府對抗,也不見他們就此向社會尋求奧援。當初教院對於與中大合併之議,校長等高層並未拒絕,有關商討一直在教院高層和教統局之間進行,一度甚至發展到李國章「利誘」莫禮時,這一切全部都在暗地裏黑箱作業,外界全不知情。

教院風波公開已知部分,看不到政治的影子,至於黑箱作業部分,是否有羅太所說「畸形政治」運作,那就不得而知了。羅太在執行和推動教改政策,一定遇到過不少政治阻力,但是,如果她把這次仕途橫逆歸咎於政治,我們認為欠缺證據,難以使人信服,其他公務員如果據此決定日後執行政策時的態度取向,那是失之於盲,絕不應該。

其次,教改8年,觸及許多既得利益,阻力重重,自是可以想像,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強勢推動政策,不過態度積極投入,並不等於做法正確。教院風波中,李國章以削資減人為手段逼教院就範,意圖明顯;羅范椒芬則聽不進批評之言,施壓要教院解僱葉建源和鄭燕祥,意圖也是明顯的。李國章和羅范椒芬這種有權在手、唯我獨尊的心態,在聆訊所披露證供中,表露無遺。

「民可使由之」的狀,只有專制高壓獨裁社會才有可能出現,香港社會高度開放,講求官民協作,李、羅二人脫離香港現實,碰得灰頭土臉,只是遲早問題。

另外,羅太認定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凡事政治化,視之為敵對團體,據知因為這種偏執,5年以來,羅太鮮有與教協主事人交流、溝通,教協在教師之間影響力巨大,是一個客觀存在,主管教育的官員與之不相往來,推行政策的成效,就可想而知了。

近期,據知政務司長許仕仁提示他的同僚,在制訂和推動政策時,要做到「公共參與」,目的在過程中消弭分歧、凝聚共識,使政策得以較順利推行。這個做法,首要官員放下身段,視相關機構、團體為伙伴,需要做的工夫會更多,效率肯定不高,但以香港社會目前現,這個圓融做法所得效果,肯定好過由上而下的強勢領導。

2009年尖東新交通交匯處建成後,現在尖沙嘴巴士站約一公頃空間,將發展為露天廣場,應該有哪些設施,旅遊事務署奉行「公共參與」,近期舉行「尖沙嘴露天廣場工作坊」,邀請商界、運輸業界、區議員等人士出席,據知反應良好,各抒己見,共識不少。這個地方,可資「集體回憶」的事物甚多,稍一處理不慎,隨時又是一個觸動人心的保育議題,我們相信經過「公共參與」這個程序,尖沙嘴露天廣場所埋下「炸彈」,引線已經潮濕,炸不起來了。

連尖沙嘴露天廣場的設施,都要經過這樣的諮詢,推行教改而不理會香港最大的教育團體,實在有點匪夷所思。因此,李國章和羅范椒芬都是有能力、有承擔的官員,但是兩人的施政手法,確有未符合香港社會實際的地方,如果公務員隊伍能夠正確認識這件事的本質,汲取教訓,則公務員的素質和執行政務的品質,將會有所提升,能夠如此,才是羅范椒芬辭職對公務員的最後一份貢獻。



2007年6月21日
【明報社評】核心價值不能妥協 羅太辭職明智選擇

調查教育學院風波的委員會昨日發表報告,認為教統局前任常務秘書長羅范椒芬意圖妨礙教院學者對教育改革和教育政策的批評,不適當地干預了學術自由。

羅太繼本周一請辭被拒後,昨午再度向行政長官辭去廉政專員之職,提早退休,離開了32年的公務員崗位。自由(包括學術自由)是香港核心價值,港人珍之重之,調委會相信證人指控羅太的供辭,不接受她的辯解,除非羅太不接受調查報告,並要循司法途徑繼續抗爭,否則主動辭職是她的唯一選擇,也是她的明智選擇,儘管我們對失去一位賣命的官員感到有點可惜。

因為推行政策手法不當,導致下台的公務員,記憶中羅范椒芬是第一個(2003年的葉劉淑儀不算,因為她當時是問責局長),雖然她選擇以快刀斬亂麻方式,不再糾纏,但是她隨後所發表的<我的辭職決定>,還是顯露憤懣之情,只是「為了維護公務員在推行政府政策和履行職責中的尊嚴,我決定不再繼續留下來」。

羅范椒芬在政府推動教育改革8年,工作勤奮、熱情投入,就算與她政見不同的人,對她的工作熱誠都予以肯定;不過,她這次所觸及的,是港人不可能有絲毫妥協的自由之維護,她選擇主動辭職,會引來一陣惋惜,但是香港社會在這件事上,也無可選擇,只能站在維護學術自由一邊。不過,我們認為羅太的勇敢抉擇,也顯示其胸襟開闊,減少香港付出更大社會成本,維護了公務員的尊嚴之餘,相信也會得到不少人的同情。

這次聆訊,焦點當然是有關教統局長李國章和羅范椒芬的指控是否成立,但是人們同樣關心李、羅二人在聆訊的態度,特別是他們在聆訊中說什麼,是否誠實交代。

李國章被指干預院校自主和以「算帳論」等言辭威脅教院的指控,雖然不成立,但是調委會基本上認為他是說過「蹂躪」(raped)等威嚇言辭,只是證據不足以構成對他的指控成立而已,也就是說,調查委員會其實也在質疑李國章的誠信。因此,經過這次聆訊之後,李國章的誠信也受到折損;對高層官員來說,「民無信而不立」,官員要有誠信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今次的打擊,對他擔任問責官員有負面影響,相信日內公布的3司12局新班子,他難再有一席位。教院風波斷送了另一位能幹官員的仕途,殊為可惜;但為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這一底線必須堅守。

這次教院風波,另外兩名主角教院校長莫禮時和副校長陸鴻基,雖然扳倒了羅范椒芬,也令李國章灰頭土臉,不過莫、陸二人是在合併告吹,與李國章交惡,而在今年初確定不再獲得續約之後,才宣告發難,引爆曾經遭受「迫害」的經歷,在聆訊過程中,也披露莫禮時與李國章涉及不少利益交換的探討,因此,莫、陸二人的動機絕不單純,與正義相去甚遠。另外,莫禮時其中一次與李國章通電話,竟然錄音,也影響教統局官員與教院的互信,後遺症一時間消弭不了。



至於羅范椒芬提到「對於所有無畏無懼地堅守原則,為公利益盡忠職守的公務員而言,我的經歷是否就是他們的明天?」我們相信她的遭遇,會在政務官隊伍中引起一些迷惘,政府要做一些工夫,讓政務官清楚知道分際,以免日後影響政務的推行。



以院校合併而言,李國章在任中大校長時,已經顯得興致勃勃,出掌教統局之後,他在這方面顯得更積極,曾經公開說過「權在我手,先禮後兵」,當時李國章可能只是想表達推動政策的決心,但是其間也流露強烈的官威,以今時今日香港的公民社會氛圍,套用劉德華在公益廣告那幾句:「咁樣服務態度,今時今日唔得喇!」現在推行政策,官員應該視相關機構、團體為工作伙伴,相互之間要平等溝通、協商,這種取態是官員施政的必由途,如果仍然認為官員有權,就可以為所欲為,肯定遲早碰個灰頭土臉而回。



04經濟下滑,政府採取緊縮政策,削減資源的時空,借「削資減人」之勢逼教院就範,這件事可以汲取教訓之處,是政府官員不能再高高在上,以為自己有權力,控制資源,就可以頤指氣使,要求相關機構唯命是從。官員要認識到,大石壓死蟹的日子已經是行不通的了,仍然本這個心態的,就不要去做官。 雖然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在仕途中都遭到挫折,我們認為他們的動機應該只是推行政策,不過手法不當,李國章利用2003 為官者勿再大石壓死蟹>




8 comments:

lilac said...

我又來請教你啦,最近post文章後發佈,但主頁卻沒有顯示出來,是什麼原因? 請賜教!

The Inner Space said...

你指在你網誌不見了已登出的文章的列表?我曾到你的部落見到是有的﹐若你指是另外問題﹐請再給我多些提示﹐定盡綿力!

The Inner Space said...

還有如果你指在你網誌, 早前寫下的文章都近來才登出, 主頁會跟從舊的日子排列, 所以你以為不見了, 若你的現象如我所說, 就要把文章抄到新的日子, 再登出了。


若你指是另外問題﹐請再給我多些提示﹐
定盡綿力!

lilac said...

space:
[你指在你網誌不見了已登出的文章的列表?] 不是,標籤和blog 存檔應該就是列表吧。

[還有如果你指在你網誌, 早前寫下的文章都近來才登出, 主頁會跟從舊的日子排列, 所以你以為不見了, 若你的現象如我所說, 就要把文章抄到新的日子, 再登出了。」

早前貼了一篇全新文章,然後發佈,但看到blog上只是顯示舊有文章,新文章沒有出現,所以我把主頁的文章數量減少了,還是唔得,最後不知怎麼,又可以顯示了。

xiao zhu said...

我最近都試過兩次係咁呀。試極都仲係唔見,但係喺編輯果頁又見到係有個噃。後來我索性出番晒去,再重新入過,咁先得。唔知道乜事!

The Inner Space said...

lilac and xiao zhu,

唔該晒兩位阿姐﹐
如果我遇到相同情況﹐
我知道不用恐慌﹐等等就OK! 
謝謝過了 :)

lilac said...

space:
可能是系統的問題,對不起,讓你費神了,多謝你!

The Inner Space said...

唔好咁講! 
略盡綿力﹐何足掛齒呢?